首页 大宅门之云雨传奇 下章
第五章
 他干脆将娘绑在沿的双脚彻底放开,让娘有更大的活动范围,看到娘翘着股等着自己用板子击打的样子,云儿别提有多高兴了,看到自己的计策第一步取得了成功,云儿觉得是时候进行第二步了。

 因此他偷偷得在娘那已经完全红肿的部上面悄悄得抹了点解药,然后凑到娘的耳边说道:“娘,你里面可没有办法用竹板子打,如果你打算让下边也好受些的话,那么你就得任我摆布,娘您愿意的话,点一下头。”

 云儿紧张得瞧着娘,直到看到亲生母亲涨红了脸,轻轻点了一下,便立刻将头扭了过去,将脸埋在了枕头上。

 这下子云儿别提有多高兴了,他将娘的身体扳转过来,用沾满解药的手指在娘那三个要中拨弄了一会儿。

 并在房上面同样涂上了一些解药之后,确定娘不再像之前那么难受了的时候,云儿在娘的耳边轻声得念了一套内功口诀。这套口诀叫做“快活诀”

 是当年长白山不老神仙留下的内功秘籍,奥妙无穷,乃是道家和合最高心法,云儿一次意外之中从一个囚徒手中得到这部秘笈,那个不识货的囚徒仅仅将这奥妙无穷的心法,当作一种宫来看,倒是便宜了云儿。

 冰清玉女玉水心在儿子的强迫之下,只得按照这种心法运行起来,而云儿看到娘如此听话,倒也相当意外,他为了以防万一,理所当然的预先准备好的药强迫母亲喝了下去。

 同时为了以后玩起来爽快,他将母亲嘴里的那块汗巾拿了出来,换了一个他亲手设计的相当有趣的嘴,这东西能够让娘的嘴无法完全闭垄,因此也就没有办法咬舌自尽。

 同时又不影响吃饭和说话,当然为了怕娘的呻声将爹和姐姐引来,云儿另外用一块巾摀住了娘的嘴。

 一切准备停当的云儿又在娘的部和那三个眼里抹了药,然后将娘的身体平放在上,然后扑了上去。被娇儿在身子底下,任意的玉水心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些悲伤和绝望。

 但是随着药的发开,以及儿子纯高明的技巧,她被一次次得带到了快乐的颠峰,这可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当然昨天,那通比今天更加厉害难当。

 但是昨天因为是违背自己意愿的强行污,因此在快乐中还夹带着强烈的痛苦,而且云儿昨天显然是在发,因此一点都不顾惜自己,而今天则完全不同,虽然仍是通过手段强迫自己

 但是毕竟是自己亲口答应儿子,让他任意所为的,再加上这次云儿温柔体贴,同昨天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根本不能相比。

 因此今天只享受到爱的欢乐而没有感到痛苦,再加上那种奇怪的心法,每一次运行一次,自己就好像对房事爱有了一番新的认识,不知不觉中自己便自动得合其儿子的动作来了。

 这虽然令玉水心感到无比难堪,但是,内心深处,她却渴望着这种感觉不要结束得太快,而在母亲身上任意驰骋的云儿,也越来越感觉到身子底下的娘不再像是一块坚冰,冰已经开始融化了,娘慢慢开始合自己了,这令云儿更是花招百出得从身体上取悦自己的娘亲。

 当然初识人生至乐的冰清玉女哪里是云儿的对手,她能够支持这么长时间,这得完全得归功于“快活诀”要知道南宫世家的内功心法本来就高深奥妙,而冰清玉女修炼多年,深得其中髓,而“快活诀”应人而是。

 对于内功本就坚深的冰清玉女来说当然是水到渠成咯,而练成“快活诀”之后,玉水心的自然产生一种内之力,将云儿漏出来的入花房,调和自己原本的气。

 而云儿同样从娘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娘的内力原本就比他强得多,而且气纯真对自己来说益处多多,不过虽然这“快活诀”让云儿得益不少。

 但是小家伙原本贪心,还感到不太足,同时因为云儿的器长及一尺,根本无法尽到底部,这同样令他不太满意,实际上他早想玩玩一种新的把戏了,而且东西都已经准备停当了。

 因此,云儿连续了几十下,让娘又丢了一回之后,便翻身从娘的身上下来。冰清玉女以为爱子已经足,因此放过自己了,没有想到云儿又拿来了两样奇怪的东西,现在的玉水心对于儿子的这些怪玩意儿可是害怕极了。

 对于娘惊恐无比的样子,云儿才不理会呢,他随手拔开娘的‮腿双‬,摸了一下红肿的部,然后将手中拿着的那长长的竿子捅了进去,那竿子其实是用较软而又有韧的竹子包裹着一层肠衣做成的。

 云儿见过一本医书上提到过,怎样用肠衣,制作一种用来避免女人怀孕的薄膜套子,当然云儿对于避孕并不感兴趣,但是对于那种套子倒是兴趣十足,因此制作了一一尺半长的套子。

 而那竿子则是黑心稳婆用来给女人人工产的东西对于这活云儿倒是没有干过,不过一切倒也顺利,云儿小心翼翼得将竿子从娘的之中了出来。

 不过将套子的那头留在了子里面。干完这一切,云儿重新翻身上马。被儿子搞了半天的冰清玉女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儿子想要干什么,但是已经习惯了被儿子弄的她。

 并没有拒绝儿子的求,不过令她奇怪的是,这一次儿子为什么要戴着那个套子和自己,对此玉水心虽然感到相当奇怪但是强烈的快很快令她什么都顾不上了。

 正当玉水心又一次高之后,准备休息一会儿,以便接下一轮暴风骤雨的时候,突然间感到云儿不但没有从自己的中稍稍退出去,相反这次云儿死命得顶住自己的深处的花房,好像要顶穿她一样。

 正当冰清玉女感到又又痛同时又酸又,实在难受极了的时候,突然间,她感到伴随着一种犹如撕裂般的痛楚,云儿巨大的破开花心,直向自己的子深处捣去,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无比强烈的感觉直冲玉水心的脑门,剧烈的快伴随着一阵阵的晕眩。

 而在云儿所感觉到的是,伴随着自己破开娘的花心,娘的全身突然之间极度绷紧,那种绷紧远不是平时高来临是那种绷紧可以相比的,与此同时一股股浓厚的精通过娘和自己相连的下体往自己的丹田之中涌来。

 这股之浓厚稠密,令自己一时之间根本就调和不过来,但是云儿绝对不敢让这些真漏出去,他知道这些可都是娘的元,一旦漏娘肯定会灯枯油竭,云儿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闯下如此大祸。

 万般无奈的云儿只得竭尽所能,运足“快活诀”不停得调和,并且不断将自己的真送入母亲的体内。

 大量涌入的元和调和之后一时聚集到丹田之中的真元,将云儿的五经八脉,以及任督双脉充填得满满当当。

 而身子底下的娘则显然已经奄奄一息了,正当云儿焦急万分的时候,突然之间随着潭中和玉枕两个道一阵跳,浑身上下的内劲,真元犹如缰野马般窜全身,那些原本不能完全通达的道和筋络,同样被这道洪完全冲开了。

 而发不出去的那些多余的真元则顺着在娘体内的,只灌入娘的子之中。

 云儿清楚得感觉到娘的身子一阵颤抖,而原本枯竭的生机犹如受到了雨的滋润,重新焕发出生机。云儿看到这种状况,更进一步得催动起“快活诀”将一道道真元灌入娘的体内。

 而娘原本的那些元则被云儿了个干干净净。打通了天地玄关的云儿根本就不知道劳累,他一遍一遍得将元炼化成为真元再还输入娘的体内,而每一次取和灌输,都引起娘一阵剧烈的颤抖。

 等到将所有的元消融完毕之后,云儿还感到兴犹未尽,他在娘通自己紧紧相连的上,红肿的部上,以及双上摸索了半天之后,一身子一道滚烫浓稠的入娘的子之中,将这他曾经生活过整整十个月的故乡灌得满满的。

 的云儿这才软倒在母亲的怀里沉沉得睡着了,当第二天,云儿清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云儿从娘的身子里面将拔了出来,随着的拔出,有些了出来,云儿连忙用棉球住。

 早晨起来的云儿按照惯例,练起武来,但是突然之间暴涨的内力根本不是云儿可以控制的,因此一套拳还没有打完,掌风已经将屋顶的瓦片击碎了不少。

 对此云儿不知该喜该悠,要知道现在这个样子他可是绝对没有办法在爹的眼前糊弄过去的,看来在此之前,一定要学会怎样随意收发内力,而对于内功的修炼现在唯一可以请教的便是娘亲冰清玉女。

 而想到娘亲,云儿自然而然得想到,还得尽快将娘搞定呢。云儿回到了房间,又拿起了那瓶药膏…  M.mmZzxS.Com
上章 大宅门之云雨传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