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宅门之云雨传奇 下章
第三章
 上下夹攻,内外煎熬之下,冰清玉女玉水心已经完全崩溃了。她头发蓬松,两眼目光散,口里气,浑身粘得瘫在椅子背上。

 从刚才开始她已经不知道过几次了,自从成亲以来,她还没有这么烈得过身。想想自己的丈夫为人古板,从来不懂得这底之上的‮趣情‬。

 而碍于南宫世家大宅门的规矩,自己又不能主动提出要求,所以平常尽管夫情义浓浓,可这底之上丈夫始终不能足自己。

 没有想到自己亲生儿子竟然这么厉害,只用两只手就能让自己高连连,泻得死去活来,这种蚀骨销魂的感觉,自己竟然从来没有体验过。

 这时的冰清玉女玉水心早已经丢弃了一开始时的那种羞却心,如果不是怕让人知觉,她早已经娇声呻起来了,云儿这时已经开始玩腻了,他渐渐觉得仅仅这样隔着子摸娘的那里根本不过瘾。

 他很想将娘亲光,好好看看那个当年将自己生出来的地方,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不过,他心里面总是感觉的,相当不舒服,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毕竟,他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一方面他自从得到那本书以后,对女人的身体就相当渴望,另一方面他也相当不愤娘亲平时总是针对他,娘没少教训他,有这么一个机会,他也想好好报复一下自己的母亲。

 不过,报复管报复,他可从来没有想过捅破母与子这层关系。现在是不是真的还要继续下去,这让他犹豫不决。

 云儿看着娘亲已经泻得一片,好像子一样的裆,和从紧紧得帖服在大腿上的布料清晰的勾画出来的娘亲那完美无缺的人线条,云儿只觉得血脉膨,他再也顾不得了。

 上前一把解开了亲身母亲的带,将娘的子退到了脚跟下面,只见娘亲高跷着的雪白粉股完全得暴在云儿的面前。在娘的身子底下,只有一条鲜红的骑马汗巾紧紧得遮住娘那神秘而又美好的地方,那一切开始的地方。

 云儿看着这人的景象,怎么还能够冷静下来,他的那个分身早已经愠怒着昂首翘立起来了。

 轻轻得解去娘亲最后的防线…那条红色的汗巾。娘亲最为隐秘的地方完全呈献在云儿的眼前。是那么的人。

 云儿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否看见过这副绝妙的景象,想到这里他小小的心里不住起了一点点的嫉妒之情。云儿凑上前去,用舌头轻轻动娘美丽人的

 从中传来阵阵浓香之气,云儿用舌尖挑逗着娘亲那粒娇小的菊豆,左手仍然按住娘的门,不过这次他将拇指慢慢得挤进了娘的菊里去。这些同样也是那本书上面所教的。

 冰清玉女玉水心从来没有想到,还有这种玩法。当儿子的手指戳入自己的门之时,玉水心浑身一怔。

 紧接着一股鼓的感觉从身子底下传了上来,不过随着这种的感觉,一丝异常强烈的快袭上心头,差点将自己冲击得晕了过去。这种新奇而又强烈的刺使得玉水心不住娇声叫了起来。

 这声惊叫声把云儿吓了一跳,他这才想到,万一真的让爹听见了,他可就没命了,云儿左顾右盼,一眼看到了娘亲上搭着的那条骑马汗巾。他将汗巾拎了过来,只见整条汗巾已经完全给娘出来的水沾了,又滑又腻,粘乎乎的。

 不过云儿也没有想那么多。他走到娘亲的面前,轻轻托起娘的下巴将那条沾满水的汗巾进了娘的嘴里。

 冰清玉女玉水心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就看见儿子提着自己的骑马汗巾走过来竟然把那么肮脏的汗巾在自己嘴里。闻着汗巾里透出来的那一阵阵腥水味道,玉水心一阵阵发烧。

 她连忙低下了头,正巧一眼看见云儿高翘着的硕大的器。玉水心浑身一颤,她立刻明白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她连连得甩着头,拚命想要挣脱绳子的束缚,舌头用力想将汗巾顶出口去,她现在只想高声呼救,哪怕就是因此让丈夫唾弃,她也绝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污,那可是颠倒伦常的行为啊。

 云儿看到在娘嘴里的汗巾被娘一点一点的吐了出来,心里不住有气,他从地上捡起那条带。将娘的嘴巴连同在里面的汗巾一起紧紧绑住,然后绕回到娘的股后面,他现在再也不担心娘能够开口呼救了。

 云儿又将那个瓷瓶掏了出来,只不过这次他又拿出三头上裹着厚厚一层棉花球的筷子来,只见他将三个棉球伸进瓷瓶里面搅动了半天,等到筷子退出瓶口的时候,顶上那三团棉球已经沾满厚厚的一层油膏。

 云儿小心翼翼的提着筷子的一头,将那沾满了药油膏的棉球轻轻得进了娘亲身子底下的那三个天生的中去,看着亲身母亲的道,道和门里面各着一筷子。

 随着娘亲腔的收缩和搅动,三筷子不停得上下左右得晃动着,云儿真的觉得有趣极了,随着筷子越来越快的晃动,冰清玉女玉水心开始剧烈得颤抖起来。

 从她那紧闭着的里面涌出一道道浓稠的汁,汁的量虽然不多不过相当浓密,像是一条细蛛丝一样长长得粘连着滴落到地上。看到这些,云儿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把道里面的那个棉球,一身子,将自己暴怒的分身紧紧得顶住娘紧窄的道口。

 云儿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伙象现在这样壮过,顶上那巨大的头肿得红紫大得像是一只灵芝,底下那条同样比平时长了许多,至少长有一尺二寸,细也有碗口大小,底下的囊袋简直是一个灌满了水的水囊袋,沉甸甸鼓鼓的。

 云儿慢慢的用力将器一点一点得入母亲的道之中。娘平时肯定很少行房,所以尽管生育过小孩仍然又紧又窄,那快速动着的腔紧紧得包裹着云儿硕大的分身,那种感觉实在是太了。

 云儿又一次沉浸在回到母亲的怀抱之中的那种愉快之中,而且在这种愉快之中还夹杂着一种足感,那是一种充满了征服望的足感。云儿绝对没有想到,事隔十年竟然有机会故地重游,这实在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更何况这次回家之旅实在是舒服极了,以前见过一面的那些亲朋好友这么紧密的拥抱着自己,把自己一直送到以前住过的地方门口。只不过,现在大门紧紧得关着。

 云儿暗自思量,总要想个办法把大门打开,让自己进到曾经住过十个月的温暖的房间里去,不过在没有想到好办法以前,自己只能到左邻右舍那里去串串门。

 想到这里,云儿慢慢得用力擦起来,而且每次退出来的时候,他总是连拔出来,进去的时候又尽可能得深到底。

 等到实在是再也推进不进去了的时候,他才用奇大无比的头在那柔软的腔底狠狠得磨擦五六下。

 不过即便是这样,云儿仍然对一大截留在外面相当不满。所以他把满腔的火发在娘亲的柔和娇巧的‮花菊‬上。

 他运起十指功,又又拨,又挑又挖,用尽了各种所知道的催的手段,折腾女人的方法,把它们一一用在自己母亲的身上。可怜的冰清玉女玉水心惨遭自己亲身儿子的无情蹂躏。

 云儿的很多行为已经不仅仅是污这么简单了,那简直是在做自己。玉水心心里真的是在滴血,只可惜身体非常不争气。

 对于这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强烈的刺,玉水心居然在无比的痛苦之中感受到了极度的快,从身子底下被云儿巨大的器用力撑开的道里传来的阵阵刺痛。

 简直和当年将云儿从那里生出来时所经历的痛苦毫无分别,只不过这次除了痛苦之外,更让她吃不消的是那连续不断汹涌而来的冲击。

 无穷的快让她登上了快乐的颠峰,如果不是嘴里有一块汗巾堵着的话,她真的想高声得叫喊起来,这强烈的快不知道多少次将玉水心推到了剧烈的高之中。玉水心自己也不知道总共泻了多少次。

 反正现在除了那一个地方有感觉之外,她身体的其它部位好像已经远离她而去了,根本连一点感觉也没有。如果不是因为南宫世家那独一无二的高明内功心法,总是在关键时刻护住自己的心脉的话,在那如同海一般。

 一高过一早已经让自己香消玉殒了,不过,即便自己内功再高明,心法再奥妙。给儿子这么玩,自己也很快就要支持不住了。

 一个劲动着的云儿也开始发觉娘的不正常的反应了,他只觉得娘原本烈颤动着的下体越来越没有力气,身体渐渐变得冰冷。  m.mMzzXs.COM
上章 大宅门之云雨传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