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云雨 下章
第六章 迸发而出(全书完)
 林落看着女科长颤抖的身体,明白自己今天已经获得了主动权,于是迅速下自己的子和内,一不算很长但比较壮的茎弹了出来“过来,给我。”林落下达指示。

 刘雨琴转过身蹲下,还没等用手握住茎,林落已经用手扶住她的后脑勺,直接将起的茎顶到了刘雨琴的嘴边。

 刘雨琴也没有丝毫墨迹,她用手握住林落的茎,熟练地用手在头处转了一圈,把分泌出的前列腺聚在掌心。

 然后先伸出舌头了一下头,紧接动了几下,将前列腺混合着口水均匀地摸在了整条茎上。接下来,她慢慢将头买入了林落的下半身,轻启朱,将整条茎含入口中开始用弄。

 温暖、柔和的触感刺让林落倒了几口凉气,茎变得更加坚硬,刘雨琴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于是开始,将茎将齿间紧紧箍住。林落呻着,用两只手按着刘雨琴的头部,开始用力将茎在女科长的口中起来。

 “唔…”刘雨琴也张嘴合着,发出人的声音。大概了三十几下,林落感受到一股暖开始从全身各处向下身汇聚,他知道这是要的前兆。

 但他显然不愿意就这样结束,于是他果断出了茎,拉起刘雨琴,然后将她推倒在房间的上。

 刘雨琴惊叫一声,随机将手伸到背后解开罩的搭扣,林落也下自己的衣,跪在上,一把扯下罩,眼前的丽人房抖动,立。

 林落伸手用力将咖啡袜的裆部撕开了一个口子,拉开内,将已经起到极限的茎一下子进了口,伴随着两人同时的一声呻,林落的茎开始重重

 “啊!轻…轻点!”很明显林落并不愿意听从这个建议,他用双手抓住刘雨琴双脚的脚踝,用力分开成一个M型,高级袜光滑的手感让林落兴奋万分。“雨琴,干得你吗?啊?”

 “嗯…”见刘雨琴并没有回答,林落继续用力顶在她的上。“吗?是我干得,还是李忠华干得。”“没…没有…我跟李局没有…”

 刘雨琴断断续续地回应着,听到这个答案,林落拔出茎,用力一拉,让刘雨琴的下身更靠近自己,然后随手扯过一个枕头垫在她下,接着把刘雨琴的‮腿双‬分开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再次用力干了进去。

 “不要…”这个新姿势让刘雨琴感到林落的茎更加深入了,她试图放下‮腿双‬,但林落已经用手将搭在肩长的修长美腿环抱住,一边用力抚摸着丝袜美腿,一边继续用力

 茎在道内来回往复地动,剧烈的快很快传导过刘雨琴的全身,于是她开始配合着林落的频率扭动起肢。

 “啪啪啪…”剧烈的抖动让刘雨琴的一只高跟鞋抖落到了上,林落在看到这一幕后,立即把脸凑了上去,皮革、微汗和体香混合的气息充斥着林落的鼻腔,他感受到自己的茎似乎又保变了几分,兴奋之下伸出舌头隔着丝袜起刘雨琴35码的娇小美脚。

 “林主任,不要,那里…不可以…”脚心的使得刘雨琴体内的快即将达到顶点。“李忠华天天干你的脚,怎么不可以?”林落反问着,顺手把另一只高跟鞋也了下来。

 “我跟李局…没有的…林主任,快点,快点!”身下女科长索求的话语让林落觉得雄荷尔蒙急速膨,他放下刘雨琴的‮腿双‬,整个人在她身上。“快点什么?”林落故意放慢了的速度。

 “干…干我。”刘雨琴扭过头轻声说。仿佛听到了进攻的号角,林落一边着刘雨琴的双,一边加快速度开始用撞击般的速度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啊,用力!”“好!好!”

 林落的茎开始抖动,进而宣而出,灼热的进了女科长的子。“呼…”林落息着拔出茎,刘雨琴仰面躺在上,立,面色红,一股白色从下身缓缓出。

 即便身体还沉溺在快的余韵中微微颤抖,刘雨琴还是挣扎着站起来,试图去拿《行文审批表》,谁知林落拦住了她。“怎么?林主任你想反悔?”

 “雨琴科长,你放心,我这个人讲信用,只是你看今天是满月,如此良辰美景,还想再邀请你赏月。”老谢走出了便利店,趁着‮夜午‬人少,他正在把便利店今天积累的垃圾整理出来。

 拖到街边的垃圾回收点,等待过来分装的垃圾车。今天,开车的师傅似乎迟到了一些,于是老谢开始在衣服口袋中去找烟,想趁机,谁知伸进口袋摸到的却是柔软的触感。

 没错,是刘雨琴的袜,老谢一直贴身携带。最近这一个月,老谢看到刘雨琴的时候不多,偶有几次见到也是眉头紧锁,似乎心事重重。老谢抬起头,商务局机关大楼与附近几栋高层建筑把江州市的夜空遮挡了大半。

 但月亮依旧在楼宇的间隙间倔强地撒下了银色的光泽。可惜的是,老谢并没有鹰隼一般的视力,否则他还能看到同时也在赏月的林落与刘雨琴。

 林落再次把刘雨琴搂在怀里,疯狂地亲吻着女科长人的双,刘雨琴在高之后没什么力气,只能任凭林落亲吻并被推到了行政套房的落地窗前。

 林落一把拉开窗帘,银色的月光仿佛湖水一般蔓延至整个房间。与老谢在街面上看到的景致不同,在酒店的行政楼层可以俯瞰附近林立的楼房。“不要!有人会看到的。”刘雨琴抗议道。

 “看到有什么关系,就让别人看看你的样子。”林落不由分说将刘雨琴转向落地窗,自己则站在背后,双手在她半的身体上游走着。

 将嘴贴在刘雨琴耳边,用舌头挑逗着小巧的耳垂。刘雨琴双手撑在落地窗的玻璃上,她明白这第二次并属于“易”的一部分,因为刚才林落甚至下了一颗伟哥,今晚或许会非常漫长。

 但此时局面已不由她控制,她只能默默承受着林落给予的压力,以及持续的快。林落一把扯下了已经被撕破的袜以及被上一轮的内,刘雨琴配合着抬脚鞋,然后足穿上高跟鞋。

 刘雨琴的下身还是润的,所以这一次并没有更多的前戏,林落一手扶住刘雨琴的,一手扶住自己在‮物药‬作用下重新起的茎,抵在道口摩擦了几下,就用力干了进去。“滋啦…”“你的股真翘!”“啊…嗯”

 林落抓住刘雨琴的纤开始了新一轮的活运动,他低头看着这个自己意了很久的女下属在自己的身下扭动着,呻着,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和力度。“舒服吗?”

 “嗯…”刘雨琴没有直接回答问题,但身体的反应是真实的,身后传来的冲击已让她站立不稳,撑着落地窗的手也变成了爪状。“受…受不了了…啊!”刘雨琴媚叫起来,这句话无疑刺了林落,他把手从部向上移,穿过腋下把体位从俯低拉扯为站立,紧接着用力一顶,把她整个人按在了落地玻璃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刘雨琴下意识扭过脸防止鼻子撞在玻璃上,但身体的其他部位已经紧紧贴在了玻璃上,拔的房被成了扁平的形状。

 而这个形状又伴随着接踵而至的疯狂变化各异,双手、双、急促的鼻息在冰冷的玻璃上留下了各种印记。

 “要来了!”林落全身紧绷,贴紧刘雨琴,用力把茎顶在子口上,浓稠的再次迸发而出。

 在落地窗边沐浴着月光完成第二次后,林落又强迫刘雨琴在冲洗时给自己做了一次口,连续三次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很快就搂着刘雨琴沉沉睡去。

 但刘雨琴强迫着自己保持清醒,凌晨三点,在确认林落睡后,她悄悄起身打开了林落的包,从里面出了自己需要的那张《行文审批表》。

 但因为光线太暗,她一不小心带出了包里的一些其他东西,叮咚作响让刘雨琴心头一惊,好在林落并没有反应,依旧鼾声如雷。刘雨琴赶紧手忙脚地将东西装回包内,却发现还有另一张《行文审批表》。于是她好奇地按亮手机采光,却赫然发现,那依然是一张致辉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函的行文审批表。

 但表上已经签好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林落,而另一个是。李忠华。【全书完】  M.MmzZxS.cOM
上章 政务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