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50章 梦界(全书终)
 “为什么?你好像很讨厌我?”她感到莫名其妙,她分明什么事都没做,可是此人却对她怀有浓厚的敌意。“因为你是那个女人的转世,千年前,神荼为了救你,险些害银狐族一夜之间灭亡。”殊影冷冷的说。

 “这…是么?”燕飞雪闻言黯然的低下头,为什么这里的人都将她当成是紫萝的转世,而她又为什么要为她曾经所做的一切负责任?“在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快走吧。”

 殊影不耐烦的催促她,其实他很想直接杀了她省却麻烦,但又怕神荼与他纠不休,所以只好偷偷的放她走。

 “多谢。”就在燕飞雪想要离开之时,一道紫影突然窜入,挡在她与殊影的面前。此人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他身穿黑衣,左脸上有一块紫的斑纹,双眼是血红色的,身上所散发的杀气比起殊影,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准对少主无礼。”那人拔出间佩剑冷冷的指着殊影。“好久不见,兰印,想不到你居然还活着,我还以为梦貘一族除了魅娘之外,再无生还者呢!”殊影这才转过身来,冷笑的望着这个唤作兰印的男子。“你敢再上前一步,我会杀了你。”蓝印目凶光,威胁的说道。

 “哼哼,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工夫,本大爷才没闲工夫陪你过招,快带你的少主离开吧,否则要是神荼回来,你们谁也走不了。”殊影以指隔开他的剑锋,嘲讽的说道。

 “总有一天,我会与你分出高下。”兰印说完警戒的收起剑,然后走向身后的燕飞雪,向她微微欠身,说道:“少主,请与属下离开。”

 “你…”燕飞雪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兰印一手搂着,化做一缕紫光消失无踪了。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处奇妙的地方,四周都是紫的光影,这些光影不断的在动,就连地板也不太真实,感觉好像踩在云端。兰印松开了搂着她际的手,然后恭敬的在她面前跪下,道:“属下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少主恕罪。”

 “少主?你是说我吗?”她愣愣的待在原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她从不记得自己有如此尊贵的身份,而且这个名叫兰印的男人,似乎也不是人间之人。

 “是,您是梦貘一族的少主,自然是兰印的主人。”他回答。“早在她牺牲自己族人性命,去换取银狐族性命的时候,就已经不配做吾族少主了。”

 一个苍老的嗓音自他们身后响起,一名拄着拐杖年老的妇人朝她们缓缓走来,她满脸的绉纹,满怀恨意的望着燕飞雪。

 “参见长老。”兰印站起身,又朝老妇施礼。“你将她带回梦界做什么?她已经不是紫萝,如今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长老冷冷的瞪着燕飞雪,可以听得出她的声音满怀怨恨。

 “长老您说我用自己族人的性命,去换取银狐一族性命是什么意思?”燕飞雪虽然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过,可是她还是很想弄清楚,究竟以前曾经发生了什么事?

 “你要知道这么多做什么?这些都已经与你无关,你要记住,现在的你只是一介凡人。”长老满怀敌意的望着她。“我只是好奇,为何你们都把我当成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又曾经做了什么事,让你们这么恨她?”

 她很想知道关于紫萝过去的一切,是什么原因让神荼对她念念不忘,而其他人却又对她恨之入骨。“哼,知道太多可是会送命的。”长老语带威胁的说道。

 “她的确有权力知道,毕竟她的前世是紫萝,梦貘一族的少主,不是么?”一阵妖魅的娇笑声从空中传来,来人竟是魅娘。

 “哼,今天还真是热闹,连你都来了,今天吹得是什么风啊?”长老一见到魅娘,神情更加不悦,看来她不受的程度远在燕飞雪之上。***

 “长老何必对我有敌意,再怎么说咱们也是同族之人,不是么?”魅娘摸了摸垂在肩上乌黑的秀发,轻笑了一声,对长老的态度并不以为意。

 “哼,同族之人,亏你还记得,当初仙界举兵围杀梦貘一族时,你为了自保自己跑去躲了起来,害吾族几乎灭绝,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记得你是吾族之人?”

 长老愤怒的以手中拐杖顿地,斥喝着。“哈哈,贪生怕死乃人知常情,长老何必对吾发怒?”

 魅娘只是面带微笑,对于长老的指责丝毫不以为意,又转头望向一旁的燕飞雪,说道:“哟,想不到昔日紫萝少主的转世,竟然是这么一位平凡的小姑娘,居然还能让银狐族之王于尊降贵跑来求我,看来你的魅力着实不小啊!”“当年究竟发生何事?我想要知道,你们有谁能告诉我?”燕飞雪越听越糊涂,自从她被神荼带回银狐族,净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似乎认识她,又似乎对她陌生。

 “旧事重提,又有何意义?”长老不悦的偏过头去,显然她对燕飞雪是否能记起前世,一点都不感兴趣。

 “长老,再怎么说紫萝少主也曾为了救梦貘一族而犯险,只身入仙界盗宝,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您是否应该也让她知道她前世到底做了些什么?就算您想要取她性命,也该让她做个明白鬼才是。”

 魅娘笑嘻嘻的说,她一双眼珠咕噜噜的转,不断的打量燕飞雪,她看得眯起了眼,像似若有所思的样子。

 “有我兰印在此,必定保少主周全。”兰印说着,将燕飞雪藏在自己的身后,满怀敌意的望着魅娘,道:“你今来此,到底意何为?”

 “我啊,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魅娘嘴角泛起一个妩媚的笑容,又道:“我还羡慕紫萝的,前世有一个这么爱她的男人,今生也始终对她如一。”

 “我想要知道,拜托你们。”燕飞雪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知道真相。“长老,何不给她瞧瞧,她前世的记忆,还是你不敢给她看?”魅娘改用将法,她知道这招对付这位冥顽不灵的长老最有效果。

 “哼,有何不敢,你随我来。”长老说完,不悦的转头就走。燕飞雪也尾随在她身后,两人来到一个四处布满透明水晶的,长老走到其中一个水晶前,向她道:“梦貘一族擅长将记忆储存在水晶中,你把手放上去,就能读取其中的记忆。”

 “嗯,谢谢。”燕飞雪说完,便将手放了上去,突然眼前闪过一个场景,顿时她看到了紫萝的记忆。***神荼的卧房内,传来他与紫萝好时所发出的叫声。

 “啊…别、别那里,啊…好,好难受。”紫萝被他在身下,双手紧紧握着身下的被褥,‮腿双‬被他大大的分开,他正用舌头着她的花,将她出的汁全数都了下去。

 “哈哈,小坏蛋,每次都说不要,结果叫得比谁都大声。”神荼眯起双眼不怀好意的望着她,一手抚上她的娇弄,另一手入她的花中,快速的来回

 “啊…你真坏,每次都这样挑逗人家,啊…”没什么经验的紫萝,在与他数好之下,也渐渐上了爱的快

 “哈哈,受不了就开口求我啊!求我你,烂你的小,嗯,说啊。”神荼一边说着,将自己的物放在她的小口来回,企图瓦解她的理智。

 “啊…不要再挑弄我了,快进来吧。”她出难受的神情,将‮腿双‬分得更开了,想要他赶快进入。“这是求人的态度吗?你不说,我就不给你。”他知道最后她一定会投降的,故意这么说道。

 “好嘛,我说就是了,求你快点进来,烂我的小。”她咬了咬下,不顾羞的说道。

 “这才乖,那我进来了,忍着点。”神荼说完,便将自己的了进去,初时浅浅的入,等到她的小更加润了,才尽没入。他每一下,都惹来她一阵娇。***

 “啊…”紫萝放声的叫着,她的身体随着神荼的撞击,前的一对娇上上下下的晃动着。神荼一手着她的娇,继续猛烈的着,额上冒出细汗,下体却传来阵阵快

 “啊…要丢了…要丢了…好舒服啊…”她的身体越来越热,下体的快也越来越强烈,这样‮腿双‬大张不顾羞的让他猛烈干着,真是舒极了。

 “你这小妖,这么会夹,夹得我好舒服。”神荼说完,更加卖力的摆动部,在她体内加速冲刺,直到他将热热的体在她体内出为止。

 “啊…高了…”紫萝着气浑身瘫软的躺在上,抱着身上的男人,足的躺在上。半夜,紫萝被一阵谈话声吵醒,她睡眼惺忪的推开棉被,随手披了件衣服走到房门口,听着外面的对话。

 “你还要被这个妖女惑到何时?仙界的人都追到银狐族来了,他们扬言如果不归还紫萝偷走的梦界水晶,就要降下天火,你也知道吾族最怕天火,一旦天火降下,会带来何种后果?”

 殊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恼怒,显然他一开始就不赞成神荼娶她这名梦族之人为。“她不是别人,她已经是我的子,你要我出卖自己的子吗?”神荼的强势丝毫不逊于殊影。

 “那你就能眼睁睁的见到自己的族人去送死?”殊影没好气的顶了回去。“一定会有办法的。”神荼显然相当为难。

 “什么办法?难不成你要上仙界去跟他们理论?还是想办法生出一颗梦界水晶来?”殊影一听这话就觉得好笑,就算他是狐族之王,也没有与仙界周旋的能力。

 紫萝听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随即化成梦貘,消失在黑暗中。一眨眼的工夫,她就回到了梦界,而眼前早有一人正在等待着她。

 “少主。”蓝印恭敬的朝她施了个礼,说道:“长老正在大厅里等您。”“嗯,我们过去吧。”她点点头,便与他一同朝大厅走去。两人进入大厅,见到梦族长老正在等着他们。“少主,你可终于回来了。”长老显然等得非常心焦。

 “事情我都知道了,是有关天火的事情吧。”紫萝从容不迫的坐定,看向长老。“不只如此,当初明明说好,您接近神荼只为了藉助他的力量,让梦界水晶发挥功能,如今梦界已经建构完成,您为何还留在他的身边?”长老略带责备的问。

 “我自有我的理由,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一定会想个办法,令两族平安无事。”紫萝知道这件事十分棘手,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放手一搏。“你想要如何做?”

 长老眯起眼,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以我的元神代替梦界水晶的功效,至于梦界水晶,就归还仙界吧。”紫萝云淡风清的道,但她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不可,此举无疑自杀。”兰印首先出声阻止。“呵呵,当然,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紫萝轻笑一声说道。

 (全书终)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