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44章 啊用力再
 “啊…用力…再用力…好舒服…”紫萝躺在白兔铺成的垫的上,任由神荼的物在她的花中来回的着。

 “有这么舒服么?来,再叫得大声点。”神荼看着她那副销魂的模样,整个人就来劲,不断,一下一下的抵着她的花心。

 “啊…”紫萝知道他喜欢,就故意扯开喉咙大声叫着,她双手紧握住身下被缛,尽情享受与他爱的时光,唯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觉得他是属于她的。

 “乖,给你奖品罗!”神荼对她的表现很满意,便将她从上抱了起来,变换了个姿势,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抱着她的美,上上下下的摆动着她,好让自己壮的物能够更深的入。

 “啊…王坏死了…我要受不了了…”她身体舒得忘情的叫喊着,娇也随着他的不断的摇晃着。“会么?我看你到是很享受嘛!你看你的水都了这么多,说啊,想不想要我狠狠的爱你?”

 神荼不实用舌头着她的娇,让她的叫声更为烈。“要、要啊,干我,用力的干我。”

 紫萝快要到达高的顶峰,身体越来越热。神荼在她快要到达高时,将热入她的体内,与她一起达到了高。完事后过了许久,两人互相拥抱着躺在上,说着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甜言语。

 “这个给你。”她笑着将一颗晶莹剔透的红色梦珠放在他的手掌上。“这是什么?”他用食指拿了起来,在眼前把玩着。“这是梦珠,里面封藏着我的记忆,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可以藉由它回忆属于我俩的过往,就好像我仍陪在你身旁一样。”紫萝甜美的朝他笑着,那笑容竟有一丝凄凉。

 “你不会死,我不许你说样的话。”神荼听了颇为不悦,他俯下身吻住她的,不让她再继续往下说。谁知道这一天果真来临了,而他,却无力阻止。

 ***谁言别后终无悔,银月清宵午梦回。深知身在情长在,前尘不共彩云飞。一顶华轿停在秦府门前,站在前方的殊影一脸睥睨的抬头望了一眼,冷冷的说道:“就是这里?”

 “嗯,我想下来看看。”神荼下了轿,站在这座宅院前打量着,突然系在间的梦珠大放红光,虽然一闪即逝,却被他瞧在眼里,他知道就是这座宅院。

 “哼,随你吧,不过别妄想我会跟你进去。”殊影不悦的双手抱,从一开始他就不愿跟他出门找女人。

 “随便你。”他不在意的耸耸肩,他太了解殊影,他嘴上虽是这么说,但是一旦他真遇上危险,他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神荼上前叩门,不一会儿一名管家出来硬门,他是白发苍苍的老伯伯,他将神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问道:“请问你找谁?”

 “在下…姓白,想进贵府找一个人。”他没有报上自己的姓名,因为他没有人间的姓氏,为了不让他人起疑,于是随便捏造了一个姓氏。“哦,原来是白公子,正巧我家小姐生病了,老爷和夫人都急坏了,没工夫招呼您,还是改再来吧。”

 那管家说完,便要将门关上。“等等,在下略通岐黄之术,不如让在下一观,或许能有救治之法也说不定。”神荼挡住门板,他心想这是大好机会,不可错失。

 “这…那好吧,你随我来。”那管家闻言便领他进入。神荼跟在他的身后,穿过花园便走到弯弯曲曲的走廊,最后来到大厅,管家向燕秋雨通报有一名自称懂得医术的年轻人,可以为秦暮雪治病,燕秋雨便命管家将他领进燕飞雪的房间。

 神荼走进房间,当他走到燕飞雪的边时,间梦珠红光大绽,当然凡人眼是瞧不见的,所以一旁的秦暮雪与燕秋雨并没有察觉。

 神荼瞧见燕飞雪清秀的容貌,便知道她是他要找的人,即便今生的她容貌已与往昔全然不同,但是就凭梦珠之光,也能让他认出她来。“紫萝,我终于找到你了。”他欣喜的笑着,一手抚上她的脸颊,触动深藏在他心中久远的回忆。

 紫萝穿着西域女子的装束,不仅酥,连肚脐也了出来。她身上的银铃依旧随着她的舞姿,响个不停。她在他面前转了几圈,然后顺势舞到他的面前,故意倒在他的怀中,手指在他畔来回游移。

 “伟大的狐族之王,我跳得好吗?”她故意用娇柔的声音问道。“自然很好,连吾族善歌舞的女子都比不上你。”他轻笑,一掌抚上她绝美的脸颊,她太过于美,以致于让他觉得不太真实。

 “这话到底是哄紫萝开心,还是出自你的真心呢?”紫萝双手搂着他的颈子,用舌头着他的耳垂,鼻子呼出的热气在他的脸上,着实让他心跳加速。

 “你说呢?”他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任由她着他的耳垂。紫萝一边着,一手放在他的裆下,摸着那壮的东西。“你知道你在挑逗我吗?”他的笑着,心想这个女人可还真大胆。“知道啊,那你有没有心动呢?”

 紫萝柔媚的朝他笑着,眼中藏着无限柔情,她的确是个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女人,但却不是任何男人都能碰的女人。

 “有时我真怀疑你不是梦貘一族,而是我狐族之女,瞧瞧你这身体是多么的。”神荼笑着,一指从她颈子往下滑,经过她的娇,一直滑过肚脐,直达她的小。他一手入她的小中,来回着。

 “嗯…”如此亲密的举动,换来她一声娇,顿时整个人苏软了下来,躺在他的怀中,‮腿双‬微张,任由他玩着。

 “瞧你这么享受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渴望男人嘛!”他说着的言语,一边将手指得更深。“啊…你把手指进人家那里,还指望我做清纯的玉女吗?”紫萝也不否认,她紧紧的抱着他,吻着他的,沉浸在情里。

 “那就更些吧。”神荼说完,手指的速度更加的快了,后来他又加了一指,让她身子微微颤动不已。

 “如果有一天,狐族因我而遭受大劫,你会不会后悔爱上我?”紫萝抬起眼眸问道。“不会,永远不会。”他俯下头回应着她的亲吻,这句话他永远都没有忘记。***“怎么样?我的女儿有救吗?”

 一旁焦急的秦暮雪问道。眼见神荼已经瞧了老半天,却始终站在前望着燕飞雪发愣,也不知他是真懂医术还是假懂医术?

 神荼这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他的眼中竟浮现一抹泪光,这许多年来他从没哭过,就连紫萝死的时候他也没哭,而现在他居然眼眶了。

 这么多年寻寻觅觅到底是为了什么?眼前换了容颜的女孩儿,果真是他心心念念的紫萝吗?他的手掌轻轻抚上她发热的脸颊,触及到她的体温时,微微的蹙了眉,接着一手扣着她的手腕,把了她的脉,诊过之后他缓缓的放开了手,眉头锁得更紧了些。

 不治之症,想不到他在千年转的时光中,好不容易寻到了她,她居然已经快要死了。看着这小小的身躯,就要归返黄泉,上苍何其残忍,又想再一次从他身边将她夺走。不,他不准,只要有他存在世上的一,他就不准任何人夺走紫萝。

 “这位公子,你真的懂医术吗?”燕秋雨看着他脸上复杂的情绪,不怀疑他是否真懂得医术,打从进来到现在,不言不语,只是看着飞雪默默的发愣,看来需要看大夫的不止是飞雪一人。

 “除了我,没人能救得了她。只要有我在,任何人休得将她从我身边夺走,连天也不能。”神荼坐在边,将病重昏的飞雪搂在怀里,眼中充满无限柔情。彷佛,她是他前世的情人。

 “既是如此,那就拜托你快点医治吧,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开口,钱不是问题。”燕秋雨一听喜出望外,总算来了个有办法的人了。“那些东西,我不需要。”神荼摇了摇头,然后手一扬便道:“我医治的时候不能有人在场,退下。”

 “退下。”一听见这两个字,燕秋雨不与秦暮雪换了个眼色,这么狂傲的字眼,这个男人以为他是谁呀?难不成是将自己当成了皇帝不成?但为了医治好女儿的病,他们俩人也没多说一句话,默默的离开房间,并且带上房门。

 “紫萝,我不会让你死的。”神荼等到人全离去后,咬破自己的手指,一手张开她的嘴,将鲜血注入她的小嘴中。“呜。”她下意识的发出声音,病中睁开的蒙双眼,见到的竟是一个银发的男子,他身后还有一条尾巴。

 他,究竟是谁?可是她病得太沈了,根本还来不及害怕,只觉得口里有着血腥味,体温也渐渐降了下来,身体也不发冷了。只是心中却多了一个疑问,他,究竟是谁?“好好睡吧。”

 神荼等到她食足够的血,见她的双颊恢复了红润,才温柔的替她盖上棉被,临走之际,她彷佛在耳畔听他说道:“十年后,我会再来娶你。”当他离开房间时,际上的梦珠又闪烁了一下,记忆又将他拉回过往,那个只属于他和紫萝的时刻。

 神荼躺在上,任由紫萝趴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含在口中,真不知她是打哪儿来的小妖,竟然这么会服侍男人。

 “哦…你好会,好舒服,紫萝。”他一边享受着她的服侍,一边用手摸着她深紫的发丝,她不仅身穿紫衣,就连头发也是紫的,这大概就是梦貘一族的特徵吧。

 “不要动,否则我不小心咬伤了你,可不要怪我。”她笑着推开他的手,继续用嘴‮弄套‬着他的,直到它直的翘了起来。

 “你舍得吗?咬伤了我,以后有谁能带给你快?”神荼笑着,他知道她舍不得的。“呵呵,要进去了。”她笑了一下,然后跨坐在他身上,用手扶起他的,将它入小中,入的一瞬间,两人同时发出舒的叫声。

 “哦…你这个小妖,夹得我真紧。”他躺在上,让她在他身上摆动着,用她的小花紧紧裹住他的物,一波波袭来的快,逐渐将他推上望的高峰。

 “啊…好深…到底了…你的越来越大…不行了…”紫萝忘情的摆动身体,让他们俩人同时都沉浸在情中。“再动…再动快些。”他抱着她的双,摆动她的身体,让她动作加快,前一对娇也摆动不已。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