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40章 她药狌退
 当她的药退散之后,她才发现这个男人对自己做了什么,她很恼怒的打了他一巴掌“混蛋、卑鄙无。”“姑娘,冤枉啊,刚才是你自己要的,我是被你的耶!而且我好心救你,不然你早就毒发身亡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他柳钦还是头一回被女人打,该说委屈的应该是他吧?不仅失身不说,还被她无故打了一巴掌。

 “胡说,我是正经人家的闺女,怎么会主动要求做这种事,你…报上名来,我后一定会找你报仇。”李三娘气极了,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杀了这个男人,否则难她心头之恨。“柳钦。”

 他一脸无辜的乖乖报上姓名。“好,你等着,在我杀了你以前,绝对不能死,听到没有!”李三娘气急败坏的穿上衣服,撂下狠话之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就这样十八年的杀夫行动就此展开。

 而柳钦在她离去之后,才发现他居然已经不由自主的爱上了她,只能心甘情愿的被她天涯海角追杀,谁叫他对她做了那种事呢!***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晴朗湛蓝色的天空,偶尔有几抹白云飘过,还有清脆悦耳的鸟叫声,微风轻轻的吹拂过。

 柳钦跷着二郎腿,双手枕在头底下,一派悠闲的躺在他细心栽种的兰园里,放眼望去,他的身旁尽是各式各样的兰花,不论是蝴蝶兰、石斛兰、螃蟹兰还是难得一见的丹心兰,可说是应有尽有。

 他喜欢兰花,外号兰君十二少。他身旁的地上着一口长剑,这是他的佩剑,杀手的不二法则,剑绝对不可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外。

 就在他悠闲的享受这个美好的早晨时,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手握着剑二话不说的就朝他砍来,嘴里还大喊着:“纳命来。”

 只见那人踏过他最心爱的兰花,让他的眉不微微蹙了一下。哪里来的煞风景的家伙?柳钦一翻手,拔起在地上的兰印剑,仍然维持躺着的姿势,横剑一挡,就挡下了他这三脚猫的攻势。

 他一脸不悦的,打量的这个一脸落腮胡,肥头大耳的家伙,然后懒洋洋的道:“喂,你是混哪个道上的,连我也敢偷袭,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是何许人也?”

 被这个武功完全在水平之外的人偷袭,他顿时觉得颜面尽失,他柳钦怎么说也是西域第一高手,在杀手排行榜上没有数一、也有数二,是哪个白目的家伙派这种货来刺杀他?还踩坏他苦心种植的兰花,他一定要去找那个人赔偿他的损失。

 “柳钦。”那人举剑朝他砍去,很确定眼前这个长得眉清目秀,外带有点娘娘腔的金发蓝衣男子,就是他要刺杀的对象。

 “正是在下。”他提剑一挡,又是毫不费力的挡下这一招,他呶呶嘴,满脸不屑的道:喂,这种程度的功夫也敢来做杀手,说,是谁派你来的?”派这种等级的杀手,来暗杀他这个杀手榜上的红人,简直是污辱他的人格好吗?这口气他说什么都不下去。

 “哼,先接我这一招再说。”那人显然是不愿说,他一跃而起,在空中旋转好几圈,朝他俯冲直下,一剑往他身上劈去。

 “哦,终于有点看头了。”柳钦往左挪了挪身子,挥舞着兰印剑,依旧是轻轻松松的就挡下他的致命绝招,只不过扬起了一片尘土,又坏了他几盆兰花而已。

 “兰花、我的兰花,可恶…本少爷今不教训你,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他生气的跳了起身,赶在他使出下一招之前,左手扣住他握剑的手腕,一使劲,那人手中的剑就掉落在地,他趁势一剑抵住他的咽喉,目凶光的问:“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究竟是哪个没格调兼没品的家伙派你来杀我,还弄坏我最心爱的兰花。”

 他压抑的怒火,差点就要爆发出来。“李…李公子。”那人吓得‮腿双‬发软,只好乖乖报上幕后主使者的名号。“哪个李公子?”他不悦的扬了扬眉,天底下姓李的人何其多,他怎么知道是哪个李公子。

 “就是那个有回圣手之誉的李三娘,李公子。”那人回答道。“什么?竟然是他?竟然会是他?”

 柳钦一听李三娘三字,像是被人狠狠在头上打了一记那样,踉踉跄跄的倒退了数步,想不到他竟然会无聊到这种程度,不但买杀手来暗杀他,还找这种没水准兼没知识的下三烂货,真是太污辱他的智慧和人格了。

 那人趁他在发呆时,迅速捡起地上的剑,马上逃之夭夭,临走时又弄倒他好几盆兰花。“喂,别走,先赔我的兰花还有精神损失费…”就在柳钦想要去追他回来时,一缕人影出现在他的身后,此人出手无声无息,却还是被他给察觉了。

 就在柳钦反手一剑,挡下那人的攻势后,他转头一瞧,发现这个是与他同榜排名仅在他之下的燕秋雨。

 “是你,哈哈,能请得动你大名鼎鼎的燕秋雨,来暗杀我的人,想必来头不小吧?”他在见到是燕秋雨之后,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最起码这个人还算有点份量。

 “也没多大来头,不过就是打从你祖上十八代就结下梁子,外加你追了十八年的旧情人李三娘罢了。”

 燕秋雨不太耐烦的耸耸肩,说真的他已经厌倦他们之间这种无聊的游戏,要不是看在这次的酬劳还算优渥的份上,他才不干呢!

 也不知这两个人是上辈子有仇还是怎的,一个是拼命买杀手来杀对方,明明知道这些杀手没一个是他柳钦的对手。一个是拼命的着对方追,死烂打也不肯放手。这两个人就这样纠了十八年,他有时真的希望,能够赶快结束这场闹剧。

 “什么,又是她?她到底要买多少杀手来杀我才够?她明明就知道,她所买的那些杀手,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柳钦不大嚷起来,来表达他的愤怒和不满。

 “唉,这个你就得去问她了。”燕秋雨耸耸肩,他也很无奈好不好,也不知这种无聊的游戏,他们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杀手界的规矩,都要给他们两人破坏光了。

 “燕兄,帮我个忙好不好?”实在不想再打下去的柳钦,赶忙抱剑在前,一副打算休战的模样。“本来我受人之托是不该讲人情的,可是看在你是人的份上,算了,这个人情我不帮了,你要我帮你什么?”

 很认份的燕秋雨,知道势单力薄的他,是无论如何也玩不过他们两人,索放弃这笔买卖,反正这也不是头一回了,遇上他们这两个天兵,他的杀手信用早就破产了。

 “帮我把这些兰花种回土里,好不好?”柳钦一脸哀凄的瞧着被踩烂的兰花,真不知楚滢是派人来杀他,还是谋杀他的兰花?每次他都得花上一大笔钱,来整修这片兰园,着实让他心疼不已。

 “免谈,我又不是花匠,你要种就去找始作俑者陪你一起种,在下还有要事,失陪。”燕秋雨摇摇手,他才不做这种降低自己格调的事,要他一个秋燕门的门主跑去帮人种花,开玩笑,这事要是传出去,他还用在道上混吗?他连忙施展轻功,逃之夭夭。

 “唉,我可怜的兰花。”柳钦一脸哀怨的,望着那一片狼籍与飞扬的尘土,暗暗心疼即将飞走的银两。

 “呃,请问你是柳钦吗?”一名穿着布衣的男子,手里捧着一个布包,朝他走来。“你也是来杀我的吗?”柳钦杀气腾腾的问。

 “不是,我是来请你帮我杀一个人。”那人回答。“哦,那老规矩,见面百两、谈话千两。”柳钦将手伸了出来,等着他付帐。“这些够不够?”那人很爽快的把手上的布包打开,并且交给他,里面全是沉甸甸的黄金,总共有十二块。

 “这么多,算你内行,说吧,这次要杀谁?”他看对方很有诚意,再加上他方才损失了一片兰花,正需要银子来修补。“柳钦。”那人脸不红气不的回答。“啥?”

 一听到有人花钱,要买自己去杀他自个儿,差点没当场昏倒,自他入这行以来,还从来没遇到这等怪事,不过他直觉这种无聊的事,一定不是像他这种老实会做的,于是又问:“是谁指使你的?”

 “哈哈,公子你真聪明,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指使我来,是一名身穿白衣的李公子,他拿了这么多黄金叫我来这里的。”那人搔搔脑袋,傻傻的朝他笑着。

 “李三娘,这种把戏你玩了十八年,难道还不腻吗?”柳钦忍无可忍的握紧拳头,一拳朝那人打过去,将他打昏在地。他决定要去兰月亭找那个有女扮男装不良嗜好,且无聊至极的对头冤家李三娘好好来理论理论,否则他总有一天会被她给疯。

 ***兰月亭中,一名一身白衣打扮,乍看之下像极一名年轻俊美的公子,手里拿着一把白色折扇,正在与她的胞弟李飞品茗闲聊。女扮男装这是她的个人嗜好,不仅为了方便在江湖上行走,也是为了增加个人的生活‮趣情‬。

 “呃,二姐,你又买杀手去杀他啦?”听闻风声的李飞,今专程到她这里来,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

 “没错。”李三娘拿起茶杯,啜了一口茶,嘴角轻扬,又道:“谁叫他那天在茅屋之中轻薄于我,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是这样没错啦!不过反正生米都已经煮成饭了,二姐,你就放他一马吧。好歹他也是我的二姐夫啊!”李飞摇了摇头,真是的,都多大岁数了,还玩这种把戏,难不成她想要谋杀自己的丈夫,好替他守寡不成?“住口,谁是他的子,三弟你要是再说话,以后就别上我这儿来。”

 李三娘瞪了他一眼,她才不想嫁给那人自恋狂呢!一天到晚与兰花为伍,说起话来一副娘娘腔,她怎么都看他不顺眼,更别提会嫁给这种人了。

 “唉,二姐你何必这么生气呢?其实柳钦那个人也没什么不好,况且他对你又是痴心一片,追你都追了十八年还不死心,就因为当初与你度过一晚,现在这种肯负责任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啦!”

 李飞摇了摇头,换做是他才不认帐呢。“我才不希罕。”要她委曲自己和他那种娘娘腔的男人在一起,她干脆去投河自尽算了。

 “二姐…”打算继续劝下去的李飞,在看见远远走来的一抹人影后,如见救兵的笑了笑。“李三娘,你给我说清楚,我柳钦到底是哪点让你不满意,你要四处买杀手来追杀我?买杀手也就算了,拜托你下次也买等级高一点的好吗?否则不仅污辱了我的人格,也污辱了我的剑。”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