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34章 三师姐楚
 “三师姐?”楚楠还没把她们这个,庞大的巫门家族关系给搞清楚。“就是秦暮雪三师姐啊,她现在身怀有孕,三姐夫把她给看得牢牢的,哪里都不许她去,连药铺也不准来帮忙,所以二师姐只好亲自去探望她罗!”青儿笑着说。

 “那你说的三姐夫,指的是?”他有点好奇,有本事娶巫门三小姐的人是谁?“就是当今秋燕门之主,燕秋雨罗!”青儿继续替他解说。

 “想不到你们姐妹还有本事的,不仅个个身怀绝技,就连夫婿也大有来头。”楚楠吒舌,将自己和那燕秋雨一比,根本一个天一个地,差太多了。

 “你有所不知啊,三师姐为了嫁给三姐夫,差点连命都送掉,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一点,因为家师已经过世了,不会有人阻挠你们。”

 青儿朝他眨眨眼,不是人人都有像他这样的好运。没过多久,当要喝‮花菊‬酒的时候,巫门张灯结彩的准备办喜事,新娘子沈若瑶从巫门出阁,嫁进楚楠那个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的小屋子。

 巫门的师姐妹,当然也包括了燕秋雨夫妇全家出席,婚宴办得十分热闹。但是就在宾客散去,燕秋雨夫妇也回到秦府之后,新郎官楚楠十万火急的跑来,向准备歇息的秦暮雪求救。

 他才一脚跨进门槛,便被燕秋雨以手中的折扇拦住,他笑道:“我说楚兄弟,今天是房花烛夜,你不好好在家陪着你的心娘,三更半夜跑到我们家做什么?”

 “哎呀,三妹夫,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暮雪妹妹在吗?我有紧急的事情要找她。”楚楠踮起脚尖,一个劲的往里瞧。

 “什么暮雪妹妹,我警告你,少叫得这么亲热,我们虽然现在也是一家人了,可还没到你可以打扰她睡眠的程度,回去、回去。”燕秋雨说完,便把门关上,一个劲的把他往外推。

 “什么事啊?这么晚吵吵闹闹的,当心吵醒孩子。”秦暮雪听到声音,便着肚子走出来一观究竟,见到他们两人,一个是把人使劲往外推的燕秋雨,一个是紧扒着门板,说什么也不肯离去的楚楠。

 “秋哥哥,你们在做什么?拔河吗?”秦暮雪抿着嘴角笑道,两个大男人推来推去的样子还真好笑。

 “拔河?”燕秋雨听到这个冷笑话,当场僵住,这么冷的笑话也只有她才讲得出来,想必是她装傻的毛病又发作了。“不是,暮雪,我是特地来找你帮忙的,快救救我吧。”楚楠见她如见救兵似的,趁燕秋雨僵住时,他赶忙跑到她身旁求救。

 “究竟出了什么事?难道你是被二师姐给赶出来了?”秦暮雪忍不住笑了出来,瞧他这副狼狈相,不用说一定是被赶出房的。

 “暮雪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正要与她休息的时候,谁知她说她不习惯与男人同睡一张,也不许我对她脚,硬是把我给赶了出来。”

 楚楠一脸无奈,哪有新娘子还指控自己丈夫非礼的。“呵呵,我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其实二师姐也是为了你好,她不过是怕自己不小心把你杀了而已。”秦暮雪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

 “啥?杀了我?”楚楠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把他赶出新房还不够,难道她还想来个谋杀亲夫吗?“此事说来话长,这是家师订下的规矩,凡是与我们发生关系的男人,都必须死。

 二师姐又是极为严守这条规定,她从来没有失过手,她大概是怕自己会忘不了以前的习惯,一时失手杀了你而已。”都是自家姐妹,秦暮雪多少也能猜出她的心思。

 “那我怎么办?”楚楠一脸哀怨的问,难道叫他夜夜独守空闺吗?这也太惨了吧!“哈哈哈,我说楚兄弟,你就认命吧,谁叫你要去娶那个母老虎。”

 燕秋雨走到秦暮雪身边,搂着她的,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着。他本对沈若瑶没什么好感,现在十分庆幸,他爱上的人是秦暮雪,而非那个冷冰冰的沈若瑶。

 “好了,秋哥哥,二姐夫也够惨的了,你就别挖苦他了。”秦暮雪说完,又转向楚楠道:“这样吧,我给你一样东西,包管你今天晚上可以房。”

 “真的?”楚楠一听喜出望外,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呶,就是这个。”秦暮雪说完转身回房,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交给他,又道:“这是巫门不传之密,你把它加在水里或酒里,让二师姐服下就可以了。”

 “这该不会是…”楚楠狐疑的看着那瓶药,顿时觉得巫门的姐妹怎么都这么恐怖,平时养蛇炼毒也就算了,还互相给对方下药。

 “宵一刻值千金,二姐夫你就别多问了,赶紧回去吧。”秦暮雪爱睡的打了个哈欠,只想快点打发他走,否则她和燕秋雨今晚就别想睡了。

 “好、好,我这就回去试试看。”楚楠兴高采烈的飞奔回去。“暮雪,那个该不会是…”燕秋雨大概也猜到那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微微的朝她笑了一下。

 “没错,一如你心中所想,是药。”秦暮雪点点头,那可不是普通的药,是巫调配的秘方,药效非常强,她曾经亲身试验过。“哈哈,你的坏心眼可真多。”

 燕秋雨说完,便搀扶她回房休息。“这哪叫坏心眼呢?我这是帮助人家夫和睦啊!”秦暮雪一脸无辜的说。

 “哪天也借我用一下。”燕秋雨的笑着,心里又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才不呢!万一你拿去拐骗良家妇女,那我可怎么办?”秦暮雪摇摇头,她才不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哎哟,那可冤枉,我燕秋雨这一生,除了你哪里还有别的女人?”他大喊冤枉,自从与她成亲以来,他可没有正眼瞧过其他女人一眼,更别说是偷吃了。

 “是么?那你以前那些莺莺燕燕呢?”秦暮雪停下脚步,双手,又开始翻他的旧帐。“我的好娘子,你就别再翻我的旧帐了,行吗?”他承认他拗不过她,认输总行了吧。***

 楚楠将秦暮雪给他的小瓷瓶藏在袖中,来到新房门口,他蹑手蹑脚的推门走了进去。正躺在上,有些睡意的沈若瑶,张开眼睛望着他,问道:“我不是叫你去别的房间睡吗?怎么又跑了回来?”

 她非是不愿与他同房,而是她还没有心理准备,跟男人同共枕,每回只要想到此处,以往的噩梦就会回来,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娘子,我方才想到,咱们还没喝杯酒呢!”楚楠笑嘻嘻的说着,走到桌前倒了两杯酒,在其中一杯里加入药,然后将那杯递至她的面前。

 “真是麻烦,早知道我就不答应与你成亲了。”沈若瑶也不好拒绝他,只好忍着睡意,爬起来喝了那杯酒,然后把杯子回他的手上,道:“可以了吧,我要睡了,别来吵我。”

 她说完便躺回上,侧过身闭上眼准备睡觉。楚楠见她不理他,他也不敢说什么,于是便走出房门,却在门口徘徊,不时透过半开的窗户,观察里面的动静。大约一刻过后,沈若瑶觉得浑身发热,而且下身搔难耐,就算她想睡也睡不着。

 她不安的扭动身子,搞不懂为什么身体会有这种反应?身体越来越热,她便将被子掀开,再将睡袍下,出雪白的肌肤,尤其是前那一对丰的酥,更是相当的人。

 她的花越来越,她只好张开‮腿双‬,将两指入花中,缓缓的,越是就越是感到麻难耐,就如同搔时,有一种越搔越的感觉。

 她加快的速度,嘴里还忘情的发出嗯啊的声响,她一手着自己的花,一手着酥,不停的在上扭动着。这一幅春光无限的话面,被站在窗外的楚楠瞧得一清二楚,他瞧得非常兴奋,身下的物早已经高高举起,涨得他很是难受。

 于是他又再度走进新房,来到前对沉溺在情中的沈若瑶问道:“娘子,要不要我来帮你?”

 “哦…”她没有回答,只是半闭着眼,用手指在花中不停的,她的手指上都沾满自己出的水,看得楚楠是直口水。

 想不到秦暮雪给他的药还管用的,他心中大喜,二话不说就把衣服给光,然后跳上,将她的手指从花中拿开,他把她的大腿架在自己的际,然后向前一物轻松滑进她漉不已的花中。

 物贯穿花时带来的痛楚,让她睁开双眼,并惊叫出声,在她看清来人是楚楠后才略微放心,但就算此时的她不愿与他房,恐怕她的身子也不会同意。

 楚楠看准她无法拒绝他,所以便大着胆子,开始做起活运动来,他的物不停的在她的花,而且越越快,润的花着他的物,让他有种飘飘仙的感觉。

 “啊…好舒服…”沈若瑶舒得像是要飞上天,她不停摆动着,配合着他的动作,好让他得更深一点。药的药效让她失去了理智,此时的她只想要眼前的人儿,在她身上尽情

 “好娘子,你现在可没法把我赶出去了吧?说,想不想要我?”楚楠换了个姿势,将她抱在怀里,一手抱着她的大腿,一手握着她的娇,使劲在她花物,让她的身子不断的摇晃着。

 “哦…想…我想要你…快点干我…”她的下身传来阵阵如水般涌来的快,强力的求,让她情不自的摆动着身子。楚楠回应着她的要求,更加快速的冲撞她的花,每一都让她的花翻了出来,也发出更加叫声。

 “哦…好舒服…你得我好,啊…”沈若瑶马上就达到第一波高。楚楠也觉得通体舒畅,可是他还不想这么快就,他要彻底征服她才行,让她以后无法再将他赶出房门。

 “说,是谁在干你?”他突然停下动作,她说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哦…是你…我的夫…夫君…求求你…快点动,我受不了了。”

 沈若瑶不断的摆动,可是他不动根本无法足她。“哈哈,现在你知道不能没有我了吧?”楚楠很高兴的,继续在她体内着,比方才更加烈。

 “啊…就是这样…对…用力干我…好…”她的花出更多水来,他的物上沾满了她的水,他双手着她的娇,下身不断的在她花中进进出出。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