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33章 然啦如果
 “当然啦,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你。”他见她半晌不答腔,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话了,连忙改口道。

 “你说你喜欢我,是真心的吗?”害怕受伤的沈若瑶,不敢抱着太大的期望,小声问道。她这一生从来没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也从没任何男人爱上她,曾与她发生过关系的,都活不过第二天,这是巫门的规矩,她也一样遵令奉行。

 撇去杀手这个身份,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一个渴望爱情的女人,她也希望在她难过的时候有人关心她,在她高兴的时候,有个人能在她身边分享她的喜悦。

 而这个愿望在巫门,是不被允许的,现在她的师父死了,她算是自由了,可是她还不是不敢去追求属于她的幸福。

 秦暮雪曾对她说,有一天她也可以遇到一个真心待她的男人,在遇到楚楠之前,她几乎以为这是个比登天还难的梦想,但现在她突然觉得,也许这个梦能有实现的一天。

 “当然,我虽然是个盗墓贼,可是在心爱女人面前,是不说假话的。”他拍拍脯向她保证。“那…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她抬起眼眸满怀希望的瞧着他。“你说,只要我做得到的,一定会去做。”楚楠点点头。

 “试着爱我。”她说完,抱着他吻上他的,这一吻充满了期待,也充满了心酸。楚楠张开双臂紧紧的搂着她,他能听到到她怦怦的心跳声,以及急促的呼吸声,温热的气息吹拂在他的脸庞。

 他也热烈的回应她的亲吻,虽然他并不清楚她的过去,他也不想追问,但他依然看得出来,她一直都在压抑自己,压抑那个深藏在内心真正的自己。

 自从离开巫门之后,沈若瑶便发誓不再碰男人,也不再让男人碰了。因为以前的经验并不愉快,每次爱都充满血腥,到了最后她都只能看着那个,前一刻还与她共赴巫山,下一刻却又倒在上,身首异处的男人。

 她怕,她此刻若与楚楠发生关系,她会情不自的杀了他。只是楚楠并不知道她天人战的内心,完全沉醉在情里的他,吻着她的脖子,一手正要解开她前的钮扣,想要更进一步拥有她。

 就在这时,沈若瑶却将他一把推开,楚楠只是愣愣的望着她,因为她的眼神又变得冰冷,令人无法捉摸,先前那个温柔的女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根本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是她先吻他的不是吗?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绝对不会去做强暴或是强女人的恶行,如果不是两相情愿,他是根本不会得寸进尺的。这个女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了你好,还是离我远点。”

 沈若瑶说完,独自一人瑟缩在角落,听着外头滴滴答答的雨声,那阵雨彷佛是她心中无声的眼泪,一滴、一滴,令她柔肠寸断。***

 一大清早的,燕秋雨夫妇就被十万火急的敲门声给吵醒,燕秋雨着惺忪的睡眼,十分不情愿的缓缓下前去开门。

 秦暮雪则是躺在上,懒洋洋的不想起身,这几她身子格外的不舒服,没吃什么东西就老是想吐,也常常感到头晕。昨燕秋雨找来大夫替她诊治,原来是她又怀孕了,喜出望外的燕秋雨,连忙吩咐她要好好在家养胎。

 “谁呀?”燕秋雨走到大门口,拉开门闩,见到来人是青儿之后,不悦地道:“你师姐正在睡觉,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好吗?”他刚说完就想闭门谢客,他还想回上再补一下眠。

 “三姐夫,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三师姐,拜托你了。”青儿看起来忧心如焚。“什么天大的事情也等到辰时再说好吗?暮雪刚有身孕,我不想她因为睡眠不足,而对胎儿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燕秋雨说出闭门谢客的原因,不是他不近人情,而是他不想打扰她的睡眠。

 “三师姐又怀孕了,真是恭喜了,不过我这件事真的也很重要,二师姐从昨天晚上就没回来,我很担心她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青儿听到秦暮雪怀孕自然很高兴,不过她也很担心整夜未回的沈若瑶。

 “你放心啦!你二师姐这么大的一个人,懂得照顾自己的啦!”燕秋雨拍拍她的肩头,朝她呶呶嘴,谁要是敢加害沈若瑶,除非他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青儿死命抵着快要关上的门板,她觉得这事不寻常,想要告诉秦暮雪知情。“是青儿吗?秋哥哥,请她进来坐吧。”秦暮雪走到前院,深怕他们两人的说话声会吵到睡中的孩子们,于是便出来瞧瞧。

 “暮雪,你怎么出来了?也不披件衣裳。”初的早晨仍带着寒意,燕秋雨赶忙走到她身边,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取下给她披上,既然惊动了她,只好将青儿请入屋内。

 “我没事,我只是怀孕,又不是生病。”秦暮雪朝着大惊小怪的他笑笑,每回她怀孕,他总是这样紧张兮兮,好像她不会照顾自己似的。“可是你这次害喜害得最厉害啊!”燕秋雨辩道,她这几天不停的吐,整个人都消瘦了不少,看得他好心疼。

 “对不起,三师姐,我不知道你怀孕了,但是二师姐昨晚没回来,我很担心她。”青儿一脸焦急的说,巫门虽然是解散了,可是巫门以前结下不少仇家,难保他们不会前来寻仇,就算武功高强的沈若瑶,也未必不会出事。

 “二师姐彻夜未归?”一听这话,秦暮雪也觉得不妙,她忙问:“昨你不是说,二师姐和那位姓楚的公子上山去修坟了么?”“是啊,她一出去就再也没回来过,昨天又下了一夜的雨,我担心二师姐会不会遭遇不测?”

 越想越觉得担心的青儿,一副随时都会哭的模样。秦暮雪听了这话,侧着头想了一下,明白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之后,朝她微微笑道:“你放心,我想二师姐可能是遇到大雨,在山上找了个地方避雨吧?再说,有那位处公子照料,我想应该无碍。”

 上次在药铺见到楚楠,就对他颇有好感,也觉得他与沈若瑶相配的,如果真如她所预料的话就好了。

 “三师姐你怎么这么肯定?”青儿一脸疑惑,说得好像她在场偷看一样。“相信你的三师姐吧,现在天还没全亮,根据我的经验,她在晚上和清晨时头脑特别好,应该是说一天之中,大概只有这两个时候她是不会装傻的,所以你就尽管相信好了。”

 燕秋雨趁机挖苦她一下,谁叫秦暮雪老是在人前装傻、犯糊涂,害得他的朋友都怀疑,她是不是娶了个少筋的女人。天知道她一关起门来,就精明得跟什么似的,有一次他不过在路上跟一个女人搭讪,回到家她就质问了他半天。

 谁知道娶了个喜欢装疯卖傻的女人有多累人?“是么?那好吧,现在也只能相信三师姐了。”青儿点点头,她也相信秦暮雪说的话不会错的。

 “那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了吧?我们夫还要回房去睡个回笼觉,慢走、不送。”终于可以下逐客令的燕秋雨,赶忙把吵醒他们好梦的青儿给送走,然后扶着怀有身孕的秦暮雪慢慢走回房里。

 ***睡得正香的楚楠被一阵动人的箫声给吵醒,他惺忪的睡眼,望着正站在口吹着箫的沈若瑶。“这么早?”一夜好眠的楚楠,缓缓的起身,看着全身赤的自己,努力思索昨是否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你醒了。”沈若瑶停止吹箫,从地上拿起一个她方才出去摘的野果子,走到他身边递一个给他。“我们…昨天没做什么吧?”楚楠接过野果子,小声的问,他昨晚明明没喝酒,应该不至于酒后吧?“没有,如果有的话,你已经不在这了。”

 沈若瑶依旧面无表情的回答,昨那个短暂温柔的她,此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虽然不懂音律,但从她的箫声中也听得出来,她满腹的哀怨与寂寞,想必她从前一定是过得很不快乐。

 “那会在哪?”他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愣愣的望着她。“曹地府。”她不假思索的回答,彷佛这是极其自然的事情。“啥?”完全在状况外的楚楠,对她这理所当然的回答,惊讶得睁大了双眼,这女人未免太恐怖了点吧!

 枉费昨夜他还觉得她楚楚动人,就与寻常女子无异,怎么一早醒来,她就变回原来那个冷若冰霜的美女?“快吃吧,吃完了你还得继续把坟给我补好。”沈若瑶说道。

 “还要修啊,我都已经修了一天了。”楚楠不大声抱怨,虽然这个祸是他闯的没错,但是也不能老是把他当成廉价劳工来使唤啊!

 “这是你欠我大师姐的,谁叫你谁家的坟不好挖,偏挖到我们家的。”沈若瑶轻轻笑了一下,他以为巫门的招牌是挂假的吗?“唉,算我倒楣,可以吗?”

 他一掌拍在额头上,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他也只好认命了。“嗯,还有,昨晚我说的话,你就当我没说吧。”她想起昨晚她意之时,说了不该说的话。

 “什么话?你昨晚说了很多,我不知你指的是哪一句?”他并不是故意装傻,而是他真的不知她指的是什么?“试着爱我那句。”

 沈若瑶轻轻闭上眼,虽然她期盼真爱,不过她事后又想一想,眼前这个盗墓贼不太可能是她的真命天子,所以决心打消这个念头。她的师父一生追求真爱,可是到头来却什么也得不到,她可不想像巫那样。

 “抱歉,只有这件事我做不到。”楚楠趁她不注意时,已经欺身上前,笑意盈然的望着她。“为什么?”她突然睁开双眼,疑惑的问。“因为我已经爱上你了。”

 楚楠说完,随即吻上她的,她并没有躲开,反而张开双臂抱着他,热烈的回应她的亲吻。也许,爱情对她来说,并非是遥不可及。***等到沈若瑶终于和楚楠把坟修好之后,巫门药铺里就发生了一个怪异的现象。

 楚楠三天两头的就往铺里跑,而且还三不五时带鲜花或是胭脂首饰之类的东西。每当他踏进药铺时,青儿就知道他来找沈若瑶的。

 “二姐夫,今天还真准时啊!”青儿一见到他,笑嘻嘻的朝他问好。“你…方才叫我什么?”楚楠还没习惯这样的称呼,有些一头雾水的望着她。

 “二姐夫啊!”青儿耸耸肩,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干嘛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哈哈哈,乖,你二师姐在吗?”他发现他还喜欢这个称呼的。“她不在,她在三师姐家。”青儿笑着回答。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