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32章 你是埋怨
 “你是在埋怨我陪你的时间太少吗?那好,明天我就和柳兄商量,辞去门主一职,也省得我一天到晚劳心劳力的。”燕秋雨笑着在她身旁坐下,他早就想辞职不干了。

 “别,到时候你一定会整天着我,我才不要。”她才不上他的当呢!要是他整天待在家里,她不被他烦死才怪。“呵呵,三师姐真是幸福,难怪二师姐总是跟我说,她很羡慕三师姐呢!”青儿看着也眼红起来了。

 “她现在还用得着羡慕我吗?我看她很快就跟我一样,找到如意郎君了。”秦暮雪最近眼皮跳个不停,想必一定有好事将要发生。“你说谁是你的如意郎君啊?”

 燕秋雨握着她的手,笑嘻嘻的问。“你不是心知肚明吗?”秦暮雪笑了一下,他就是爱跟她开玩笑。***

 “你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将坟恢复原状?”一大早就跟他来这荒山野岭的沈若瑶,一手看着他慢条斯理的铲土,午时的太阳高挂在空中,她热得汗如雨下,不耐烦的问道。

 “不知道。”楚楠朝她耸耸肩,他故意放慢动作,他一想到有一位美女陪着他在这做苦工,就非常兴奋,为了想让她多陪一会儿,他只好放慢动作。

 “有没有人说你动作很慢。”沈若瑶不是个没有耐的人,实在是太阳太大,热得人头昏眼花,而且她也不是没事干,整天陪他耗在这里,要不是怕他又对她违,她才不想在这里监督他呢!“那你来帮我啊!”楚楠放下铲子,朝她招招手。若非忌惮武功高强的她,而且也想趁机偷窥她花容月貌的楚楠,才懒得在这种大热天,做这种活呢!他盗墓也有五、六年的历史了,还不曾把墓恢复原状更让他痛心的事,还得把偷来的东西全都放回去,天底下有人这样干盗墓贼的吗?他觉得他大概是天下第一人了吧。

 “坟是你挖的,当然得由你来填好。”沈若瑶摇摇头,她将拿箫的手叉在前,李如虹的墓是她亲手造的,她当然知道这有多辛苦,打死她都不干。

 “那就别再抱怨啦!”楚楠也很不高兴的回嘴,他拿起铲子继续铲土。就在这时一条身上满是鲜花纹的蛇,无声无息的来到楚楠的身后,正当它想趁他不注意时,在他腿上咬一口时,被沈若瑶逮个正着。她熟练的捉住蛇的头,然后把整只蛇拿起来端详,浅浅的笑了一下。

 “哇!这条蛇什么时候跑来的?”楚楠看到吓了一跳,手中的铲子掉落在地,看得他心有余悸。

 “你该感谢我救了你一命,这种蛇叫做千年花灵,含有剧毒,要是被咬上一口,若没解药必死无疑。”沈若瑶解释道。

 “那你还不赶快把它打死,还抓着它干嘛?”楚楠光是看着,全身孔都竖了起来,她居然还拿到眼前近看,只见那条蛇攀上她的手臂,但她一点也不怕,她抓着它的头,一边抚摸着它鲜的皮肤。

 “我想多看一眼,这种蛇非常罕见,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沈若瑶跟那条蛇看起来十分亲腻的模样,让楚楠不由得浑身打个冷颤,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想把它带回去当宠物吗?半晌之后,沈若瑶才把蛇放到地上,那蛇也没回头过来咬它,迳自往另一头走了。

 “你会说蛇语吗?”楚楠狐疑的问,她似乎方才跟那条蛇说了什么。“算是懂一些吧。”沈若瑶难得的微微笑了一下,以前在巫门帮着巫养蛇,如果不懂得与它们相处,早就被咬死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楚楠出了一个恐惧的表情,二话不说开始铲土,他当下对她改观,认定她是个惹不得的女人,否则下场必定凄惨无比。两人一直待到下午,突然风云急卷,厚厚的乌云遮住了太阳,天上闷雷阵阵,没多久就下起倾盆大雨来。

 完全没防备的两人,赶忙用手遮着头,找了个山避雨。等他们到了山之后,身上的衣服全都透了,沈若瑶还打了个嚏。

 “你赶快把衣服下来吧,否则会感冒的。”楚楠好心的建议着,却被沈若瑶警戒的瞪了一眼,他们孤男寡女的,他居然还要她衣服,究竟是何居心?“用不着你多事。”

 沈若瑶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身子冷得不住打颤。楚楠见她不领情,必是心有顾忌,也不多说便在山捡了些干柴来生火,还好他随身都有携带火折子,也没被雨淋,于是很快的就在她面前生起一堆火。

 “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的嘛!”围在火堆旁感到温暖的沈若瑶,将手放在火堆上烤着。“那当然,干我们这一行的,不会生火怎么行?”

 楚楠得意的说道,在她面前坐下烤火。到山上盗墓,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倾盆大雨,也有可能会遇到毒蛇猛兽,会生火既可驱寒又可驱逐野兽,妙处多多。

 “你这个也叫做行业吗?”沈若瑶怀疑的问,她怎么没听说过有盗墓贼这一行?“当然算啦!死人要这么多财宝做什么,他们在地府又用不着,我只不过向他们借一点而已。”楚楠笑嘻嘻的说,觉得当盗墓贼并没有什么不妥。

 “强词夺理。”沈若瑶没看过当贼,还能当得理直气壮的。“你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啦!你也没比我好多少。”楚楠朝她扮了个鬼脸,她以前的职业也没多光明正大。

 “我怎么五十步笑百步了?”沈若瑶不服气的问。“我打听过了,你以前是干杀手的,我说的对不对?”楚楠抓到他的把柄,得意的说。“既然你知道还敢跟我在一起。”沈若瑶并不否认,她的确是杀手出身。“越是危险的女人,就越有魅力。”

 他并非活得不耐烦,而是被她的危险气息给深深吸引。沈若瑶正要回话之时,打了个嚏,想必她是受凉了。“你还是快些把衣服下来吧,受凉可就不好了,要是你顾忌的话,大不了我把眼睛闭上,不看就是了。”

 楚楠知道她在顾忌什么,就配合的闭上眼睛。“转过去。”不怎么相信他的沈若瑶,要他转过身背对着她。楚楠不太情愿的转过了身,在确定他不会偷看之后,沈若瑶才把衣服下来烘烤。

 他费了好大的一番功夫,才克制自己想转过来偷看的望,想到她那美若天仙的容颜,就忍不住想要轻薄她,要不是忌惮杀手出身的她,会恼羞成怒一掌毙了他,他还真想一眼福呢!

 沈若瑶一烤就是大半天,等她好不容易终于将衣服烤干并且穿上了之后,他才转过身来,此时的他已是饥肠辘辘。

 “看来我们得在这里过夜了。”楚楠看着外的雨越下越大,一点都没有要停的意思,认命的说。沈若瑶点点头,她没有答话,脸上有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看不出来她是喜是怒。

 她学巫冷冰冰的一面,倒是十分相像。“你不怕吗?在这荒山野岭的。”楚楠很惊讶她居然不动声,要是换成其他女人,一定会感到害怕无助,毕竟这里是山上,任何毒蛇猛兽都有可能会出现。“不怕。”沈若瑶摇摇头,她一点都不认为有何可怕的,比起巫毒沼潭里养的鳄鱼,这只能算是小儿科。

 “那你不怕我吗?”楚楠又不死心的继续问,他不相信这个女人没死。“那更加不用怕了。”她轻蔑的笑着,她怎么会怕一个武功轻功都不如她的男人。

 “是么?那这样呢?”一心想要吓吓他她的楚楠欺身向前,趁她不备时,俯下身吻住她的,当他吻完时将她放开,不过这次沈若瑶并没赏他两记耳光。

 “为什么吻我?”她睁着水眸问道,为什么男人都想趁机吃女人豆腐?难过巫总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因为我喜欢你。”楚楠大方的承认,自从第一眼见到她的芳容起,他的心里面就全是她的倩影,连作梦都梦到她,好不容易终于有机会可以与她独处,当万能轻易放过罗!

 “你会因此后悔。”她并不是要恐吓他,而他要是知道每一个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下场是如何之后,他一定会后悔说这句话。

 “你为什么总是要扳着一张脸吓人?其实我觉得你也没那么恐怖嘛!”他听过不少关于她的传闻,但觉得她并不像传言中那样杀人不眨眼,否则他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了。沈若瑶没有答腔,从地上检了树枝,拨弄着快要熄灭的火堆,她从没思考过这个问题,自从她进巫门起,就忘了多久没有尽情欢笑了。

 巫门不是一个适合孩子成长的地方,巫喜怒无常,生起气来,若能打你一顿那倒还好,她有时会着她们吃毒药,或故意让毒蛇、毒蝎咬她们一口。

 她非常能够体会,为何秦暮雪总是要装疯卖傻,因为不那样根本活不长久。有好几个徒弟,都被巫折磨至死,而自小生长在这样环境之下的沈若瑶,更是养成了面无表情的个性。

 “不说话,生气啦?”楚楠见她半晌不语,以为是他说错什么话惹她生气,后来瞥见她眼角泛着泪光,才知道她是想起自己的身世。他好心的将烘干的一条手巾,递至她的面前,要给她拭泪。

 “不用。”她摇摇头,一副拒人千里的表情。“不要逞强,想哭就哭嘛,这里又没有外人。”他看得出来,她一直都在压抑自己,从前的她一定不是这个样子,向她这般年纪的女子,应该是笑口常开的才对。

 一听他这话的沈若瑶,不知怎地,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不断的了下来,楚楠看她哭得这么伤心,索坐到她身旁,将她搂在怀中,并不时轻拍她的肩头,轻声安慰着她。

 没想到平时看似粗心大意的楚楠,竟也有这么温柔体贴的一面,沈若瑶将脸埋在他温暖的膛上,尽情的哭泣。那一刻,她从没想过他的膛可以这么温暖,她几乎听得见在他膛里噗通噗通跳着的那颗心,这颗心到底是虚情还是假意?

 她不是没听过男人的花言巧语,他们想要哄骗女人上,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一旦到手之后,又立刻翻脸不认人。他是不是也和那些男人们一样,还是他…有所不同。

 “虽然我不知你曾经历过什么事,但我想你会变成这副冷冰冰的模样,一定是曾经经历过很悲惨的事吧!如果你想找个人吐吐苦水的话,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听众。”楚楠轻抚她柔软的秀发,嗅着她发上传来的人香气。

 沈若瑶一听这话,止住了哭泣,她没想到他不急着占有她,反而还想听她吐心事?他真的很与众不同。她抬起双眸凝视着他,脸上还挂着泪痕,他为何要对她如此关心?明明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