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25章 围观群众
 围观的群众,纷纷头接耳,还不时朝他们指指点点。“哈哈哈,事到如今你还想要骗我吗?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巫大笑几声,嘲讽自己的有眼无珠,因为相信这个男人,把心交给了他,反让她成为门人眼中的笑柄,这个脸她无论如何都丢不起。这时白玲掀开头巾,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她问道:“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是谁?”

 “既然你决心要娶她,那你就和一具尸体拜堂吧!”巫说完,一扯下绑束头发的丝线,迅速朝白玲咽喉一划,新娘子还来不及惨叫,就已经倒落在地,气绝身亡了。

 “白玲。”崔浩冲上去抱着她的尸身,眼神充满悔恨的望着巫,大声喊道:“你恨我,冲着我来就是了,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哈哈哈,我要让你痛不生,我要让你后悔欺骗我、玩我的感情。”巫出得意的神情,也许在情感上她注定是输家,但是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与她作对的下场就只有死。

 “崔家的人给我听着,三之后我会来此取所有人的性命,我要崔浩亲眼看着,背叛我是什么样的下场。”

 巫说完,转身便领着两名女弟子离去,只留下悔恨不已的崔浩。他以为他的牺牲可以救全家人的性命,没想到到头来,他谁也救不了,还让无辜的白玲为他牺牲。

 他现在才认清巫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原来外面对她的传言并不是谣言,她冷酷无情,杀人毫不眨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可笑的是,他还一度以为她与其她女人并无不同,不过是渴望爱情的女子。在她柔媚的外表下,掩饰的是一颗比蛇蝎更加恶毒的心。***

 巫这辈子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背叛,尤其是被她心爱之人背叛,这让她痛不生。可是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的,她要他后悔,后悔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后悔他背叛她们之间的誓言。

 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全部都是谎言,她竟然傻得去相信。飞桓说的对,就算没有他,她这一辈子也得不到真爱,她不得不承认,飞桓才是最了解她的人,甚至胜过她自己。

 回到巫门之后,她召集门人,下达将要剿灭崔府的命令。其中一名女弟子道:“门主,崔墨一家乃是朝廷重臣,我们没有必要因为私人恩怨,而和朝廷作对。”

 “哦,你的意思是要我放弃复仇罗?”巫从主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冷冷的问。“您是一门之主,不应当冲动行事,属下认为…”

 那名女弟子的话还没说完,巫就已杀死白玲相同的手法,以丝线在她咽喉上划了一道,那名可怜的女弟子当即倒地身亡。

 “还有人要反对这次的行动吗?”巫冷冷的环顾四周,在场众人全都鸦雀无声,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倒在地上的尸体。

 “很好,那就准备出发。”巫满意的点点头,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残酷,从前的柔情早已然无存。***

 三后,巫乘坐着一顶紫的华轿,由四名女弟子抬着,轿前站着两名女弟子,吹着长笛,沿途驱赶毒蛇一路来到崔府。

 那蛇儿一进了崔府见人就咬,被咬者无不中毒身亡,纷纷倒地惨叫不绝。巫命人将崔墨、崔母以及崔浩的两位兄长全都捉了起来,命人将他们困绑在大厅门前的梁柱上。巫坐在轿中,欣赏着这一幕。

 “你这妖女,你究竟想怎么样?”崔墨骂道。“不过是想让你们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呵呵。”巫掩嘴笑道。

 “你要对付的人是我,快放了我爹娘。”崔浩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他走到轿前,朝她大声喝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不想牵连到家人身上。

 “要我放了他们可以,只要你服下这个药丸,我就放了他们。”巫命一名女弟子,拿了一颗黑色的药丸交给他。

 “浩儿,不要吃,不要受这个妖女的威胁。”崔墨大声喊道。“爹、娘对不起,此事都因孩儿而起。”崔浩十分自责,他十分后悔为什么当初没听爹娘的话,与巫划清界限,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有保全家人的性命。他将药丸下,将双手高举,表示确实服了药。

 “哈哈哈,很好。”巫高兴的大笑着,她挥挥手,轿前两名女弟子即刻吹奏笛子,蛇儿朝绑在柱子上的几人爬去,在他们的脖子上各咬了一口,没多久崔墨还有崔母,以及崔浩的两位兄长全都死于毒蛇的利齿之下。

 “爹、娘,你…你不守信用。”崔浩见到双亲身亡,忿忿的转过头来,怒视着她。“哈哈哈,守信,你不也没守过信吗?崔浩我要你尝尝心痛的滋味是什么?背叛我巫的下场又是什么?”

 巫冷冷的道,她的眼神像两潭寒冰。“不管你信不信,我没背叛你,更没欺骗过你。”崔浩说完,觉得心痛如绞,双膝跪倒在地,一手捂着口,痛苦的大叫着。

 “事到如今,我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了,崔浩你已经中了我巫门独门至毒,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你死的,这种毒只会折磨人,不会伤人性命,每逢月圆之夜都会发作一次,但是每发作一次,毒就会更甚以往,痛苦也会加倍。我要你永活在痛苦中。”

 巫说完,便打道回巫门,虽然大仇已报,却不知为什么,她并无胜利的快,反而更增添几分落寞。

 自此之后,巫情变得残暴、无情,只要有不顺她意的人,就算是巫门的人,她也会毫不留情的取之性命。她夜夜与不同的男人好,完事之后便取他们的内力,将他们扔到毒沼潭里喂鳄鱼。

 一年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巫成了江湖中闻风丧胆的女魔头,朝廷虽然想要捉拿她,却不知巫门的正确方位,就算找到了,派去的人马往往都是有去无回。***巫则每年都会离开巫门一趟,有人说她是去会见她的旧情人,崔浩。

 但她的行踪总是成谜,就连她的三个徒儿也不知道。传说,巫每年都带着各式各样的男人,在崔浩面前跟其他男人好,完事之后,又当着他的面将那些男人杀掉。

 巫跪在前,含着一个男人的物,不断的‮弄套‬着,另一个男人则从她身后,将进她的花里,三人发出秽的叫声。

 “哦…这女人的功夫真了得,好舒服。”被她含着物的男人,一手按着她的头,十分的享受。巫嘴里含着物,无法叫出声,但花传来酥麻的快,让她喉咙发出嗯啊的声音。

 他身后的那个男人,双手握着她的双,不断的着,他摇晃着下身,让物深深入她的花心,她的花出许多水。“哦…这女人真紧,真是她妈的…”那个男人不越快,还不时说着秽的话语来助兴。

 巫的花传来阵阵快,一阵猛烈的撞击,她终于受不了的吐掉男人的物,张口大叫出声:“啊…快干死我了,要烂了…”

 “宝贝儿,再叫大声一点,让他也听听。”那个男人瞥了一眼,被绑在房间另一头椅子上的崔浩。崔浩的手脚都被绑住,他闭上双眼,强迫自己不去听、不去看,可是的话语偏偏一字不差全都传入他的耳里。

 “啊…好舒服啊…”巫故意大声叫,报复的喊着,她要他尝尝被心爱人背叛的滋味。等到两个男人都了之后,巫将他们全都杀了,她下了,把衣服穿上,走到崔浩身前,蹲下身来问道:“怎么样,想不想要我?”她看着他鼓起的裆,知道他的望已被挑起。

 “你这么作你自己,就只为了报复我?”崔浩睁开眼,满是怒意的瞧着她,眼神中又有一丝同情。她就是太渴望爱情,最后才什么都得不到。

 “对,就只为了报复你,在你娶别的女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巫得意的笑着,如果她注定得不到爱情,那么她也不让他得到。

 “儿,你知道你真的很可悲吗?身为一门之主,却始终活在仇恨里,我虽身中剧毒,但日子过得却比你快活得多,因为我不用怀着仇恨过日子。”

 崔浩大笑着,他看似输了,却是赢了。巫一听这话,扬起柳眉,她撕开他的衣襟,他的膛因为剧毒而发黑,她看了之后得意的笑了笑,道:“你在逞强,毒已入了脏腑,每发作一次你就疼痛难当,我不相信你还能活得比我好。”

 她说这话时,眼中泛着泪光,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可是高傲的她,绝对不许有人背叛她,特别是他崔浩。

 “儿,不管你相不相信,从以前到现在我都没有背叛过你,可是你却因为一时之气,而杀了这么多人,有一天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崔浩觉得她很可悲,也很可怜。巫苦笑了一下,她替他松开绳子,没再说什么,走到窗边坐下,吹着她最钟爱的箫,凄凉的调子彷佛在诉说她心中的悲苦。

 箫声彷佛在低低的唱着:“醉罢酒醒垂杨树,一晌贪,无计留住。相思更长谁与诉,疑是镜花水中雾。”她的脑海里浮现飞桓的身影,他彷佛在嘲笑她,永远也得不爱真爱。

 她觉得飞桓就像是诅咒一样,不管她走到哪儿,总是无法摆他,即便他死了,她也永远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至今想起这段往事,巫的心仍隐隐作痛,难道过了这么多年,她仍然无法忘了他吗?

 ***自从秦暮雪走后,燕秋雨除了白天与众人议事,夜晚就把自己关在书房内,他翻遍群书只为找寻有关巫门的记载,以及兵法与机关阵术的破解之法。

 他知道,一旦她回到巫门,要见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攻上巫门,把她给抢回来。他相信巫一定会救她的,否则根本不必大费周章,派遣李如虹与沈若瑶将她带回,要一具尸体能有什么用?

 虽然认为她一定平安无事,可是另一个比她的毒患更让他忧心的是,如何让她永远离那个鬼地方?他时在无法想像,她在巫门那种鬼地方待了十年,这十年她到底是怎么生存下来了?一想到此处,他的心就揪在一起,曾经说好无论如何都会好好保护她,都会陪在她身边,可是十年前那场意外,他却把她一个人丢在山里。

 既然一切都是由他而起,那么也该由他来做一个结束,如果他们相爱注定要建立在血腥上,那么他愿意为她开辟一条血路,纵使双手沾满血腥,他亦义不容辞。这时,书房门外传来敲门声:“秋雨兄弟,是我和崔大人。”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