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5章 那就好李
 “那就好。”李如虹满意的点点头。***好不容易摆那些毒蛇的燕秋雨,心情极差的来到山神庙外,刚巧碰见程易南的一名手下,他传达了程易南的口信,原来是要他即刻前往三王爷府,说有要事共商。

 他一路上都在挂心随着李如虹离去的她,不知李如虹会如何待她?虽然他到现在都不能完全确定,她就是他心心念念的雪妹妹,但是当他见到玉佩时,就已有九成九的把握,因为这块玉佩只有秦氏一门的人才能拥有。

 她的那块白玉佩,上头雕着一只大鹏,做工精细,据他所知,只要是秦氏一门的人,人人都有一块。“公子,到了。”那名带路的人,下了马,朝着骑在后头的燕秋雨说道。

 燕秋雨朝他点了点头,随即下马,他手里拿着一柄折扇,唰的一声展开折扇,轻摇几下,便随那人走了进去。程易南已经在大厅等候多时了,见他来到,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施礼相:“燕兄,总算把你给盼到了。”

 “程大人,瞧你双眉紧锁,忧心忡忡的模样,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了?”燕秋雨虽然这么问着,但心里一直思忖着,若是他追问秦暮雪的下落,他该如何回答才好?

 “正是,三王爷一死,朝中议论纷纷,圣上一听是巫门之主所为,龙颜大怒,命下官和兵部尚书三个月内要剿灭巫门,我正为此事发愁呢!”程易南平时十分冷静,可是这回他实在是静不下来。

 “原来是这回事啊!”燕秋雨如释重负的笑了笑,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不过他转念一想,三个月内要剿灭巫门,谈何容易?巫门下弟子手说也有几千人,李如虹三人还好对付,可是那巫可非易与之辈。

 “看你嘻皮笑脸的模样,莫非燕兄已有对策?”程易南怀着一线生机望着他,他现在可是他唯一的希望了。“没有,不过若是程大人需要在下协助,在下和秋燕门都不会坐视不理。”燕秋雨拍拍他的肩,要他安下心来。

 “有燕兄这句话,那在下就放心了。”程易南面,想起一事,又道:“对了,不知燕兄可从上次擒捉的那名女子口里问出巫门的秘密?”“呃,这个…”一听这话,燕秋雨的脸一下子惨白,终究他还是想起这件事了。“如何?”

 程易南见他面有难,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我一时不慎,让她给跑了。”他随口撒了个谎,总不能说是他故意将她放走的吧?“什么,跑了?”

 程易南的脸色大变,不知不觉提高了音量。枉费他这么相信他,他居然让她给跑了?“真是对不住,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把她给抓回来。”他敷衍着说。

 “唉,算了,人跑了说什么也于事无补,咱们还是来想想对策,看看要如何对付巫门吧?”

 程易南觉得还是赶紧想个万全的法子,才是上上之策,于是搭着燕秋雨的肩膀,要他一起坐下来想。两人说的每一个字,都被伪装成为程府的巫门密探听得一清二楚,他们两人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所谓狡兔三窟,巫门在京城亦有分部据点。这是一间看似一般富豪人家的大宅院,里面住的却都是巫门的女弟子。李如虹和秦暮雪二人,也暂住此地,伺机展开行动。

 “启禀大师姐,我们在程府的密探传回消息,请大师姐过目。”一名身穿紫衣的女弟子,手里拿着一封书信,恭敬的要李如虹过目。“嗯。”她点了点头,随手接过书信,拆开一瞧,看完之后不哈哈大笑起来。“信里头写了些什么?”

 秦暮雪把头凑了过来,想不通信中到底写了些什么,让她如此开怀?“那姓程的说,那个昏君居然派他和兵部尚书李霖一同剿灭巫门,而且限期三个月。”李如虹笑答。

 “这么严重的事,大师姐居然还笑得出来?”秦暮雪皱紧了眉头,难道她就一点也不担心巫门的安危?“还不好笑吗?巫门存在已有几十年了,况且巫门哪一次行动是失败过的,就凭几个官兵,也想要剿灭巫门,真是天大的笑话。”

 李如虹又掩起嘴,笑了一阵。“那这事要禀告师尊吗?”秦暮雪听她的话意,好像那些官兵全都是蝼蚁,一捏便死似的。

 “当然了,不过咱们的事情也得加快进行,既然那昏君派程易南和李霖剿灭巫门,我们今晚就结果了他门两人性命,明将他们的头颅,高挂在城门口上,看那个昏君还有何话好说。”

 李如虹早已打定主意,她要来个杀儆猴。“今晚?我们的时间够吗?”她越听越担心,那两位大人都非是等闲之辈,他们家宅附近一定有很多人看守吧?“绝对够,不过那个程易南,你可要一个人去对付了。”

 李如虹本来要与她一同去,现在计画有变,她从袖子李取出一包药,交给她说道:“这包是巫门的独门秘药,你想办法混进程府,然后加在程易南的茶水里,包准一定成功。”

 “这…真的行吗?大师姐,我从没独自出过任务,我害怕。”秦暮雪一双水汪汪的眼眸望着她,她多希望李如虹能陪她一起去。

 “哎哟,你有点骨气好吗?都这么大个人了,有什么好怕的?凡事都有第一次,你只要想到若是任务失败,师父就会把你捉去喂鳄鱼,这样你就不会怕啦!”

 李如虹朝她眨眨眼,增添她的信心。可是不提喂鳄鱼还好,一提鳄鱼,她就‮腿双‬发软。她曾经见过巫养的鳄鱼,每一只都长得非常吓人,丢一头猪下去,不到一刻,就只剩下骨头浮了上来。

 “可是,大师姐,我没有二师姐的魂香,要怎么无声无息的潜入程府啊?”秦暮雪越想越担心。

 “唉,你就不能用脑子想想啊,师父不是给了你一短笛吗?自己看着办吧。”李如虹一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怎么她这么聪明,偏偏她的师妹就是少了筋。

 “喔,好嘛,我知道了。”她只好无奈的点点头,事到如今,为了不成为鳄鱼的点心,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干了。

 ***夜晚,当一轮明月出现在天际之时,秦暮雪施展轻功,轻而易举的飞过墙头,站在程府宅院的屋顶上。她紧握手中的一柄长剑,比以往都还要来得紧张,她从来没一个人出过任务,深怕会被自己给搞砸。

 她来到程易南的书房屋顶,那里亮着灯火,她搬开屋顶上的一个砖瓦,在见到他和燕秋雨在一起商讨事情时,她的一颗心怦怦然地跳得老快。

 他,怎么也在这里?她差点惊叫出声。她缓缓闭上眼,告诉自己一定要镇静,不可自阵脚。她想了良久,都想不出什么可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去接近程易南。当她再度睁开双眼时,看到一名侍女端着茶壶,正要送茶水到书房里头去。

 她突然灵机一动,对呀,她可以把药掺在茶水里。心生一计,可是马上就想到,燕秋雨也在场,可得想个办法把他给支开才行。

 于是她从怀中取出,巫给她的短笛,她放在边吹奏着,清亮的笛音划破了夜晚的寂静,方圆百里的蛇开始朝这里聚集过来。她一边吹,一边朝书房东南方的方向移动,想将屋子里的人给引出来。

 “什么声音?”程易南听了,感到诧异,他们府上并无人懂得吹笛,莫非是有人溜进府里来了?他立刻提高警觉,走到门边,打开门察看,并无见到吹笛之人,却看到几条小蛇朝他吐着蛇信。

 “这笛声好耳,莫非是她?”燕秋雨认出这笛声,是他曾在山神庙中所听过的,又见到蛇儿们渐渐朝这里聚集过来,心想断然是她秦暮雪无误。

 程易南立刻从墙上取下配剑,斩杀门口的小蛇,可是更多的蛇正朝此处而来。“他妈的,这些蛇是怎么回事,莫非有人在操纵?”程易南越想越不对劲,好端端的蛇群怎么会出现在此?

 “程大人,你这样是没用,必须找出吹笛之人,才能阻止这些蛇继续朝这里聚集。”有过一次经验的燕秋雨对他说道。

 “嗯,那我们分头追吧。”程易南说完,便拿着剑冲了出去,燕秋雨也尾随在后。秦暮雪的笛音惊动了程府的守卫,此刻程府的家丁和守卫们,正打着灯笼循着笛声寻找她的踪影。

 不过幸好她有蛇儿护身,那些守卫和家丁们,还没找着她的身影就被毒蛇给咬死了。她施展轻功,故意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又绕回了方才的书房,她这才将短笛收起。

 这时书房空无一人,她见机不可失,于是便走进书房中,见到方才侍女送来的茶水,她打开茶壶的盖子,取出藏在袖中的药粉,将之全数倒进茶壶里,她摇了摇茶壶,确定药粉溶解了之后,才将壶盖子给盖上。

 她走到门边关上书房的门,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却又感到口干舌燥,八成是方才吹笛吹得口干了,她突然很想喝水,于是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将之喝下。

 完全忘了,自己方才在里面下了药。她看到书房后头有一个大屏风,于是躲在屏风后面,静观其变。

 没多久,程易南便回来了,他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茶来喝下,一边想着方才发生的怪事,他找遍了整座宅院,就是不见吹笛之人的行踪。

 不过当笛声停止,蛇群也已退去,他毫无头绪才回到此地思索对策。就在秦暮雪欣喜自己计策成功时,却觉得身体渐渐发热,不过她此刻全神贯注在程易南身上,并不以为意。

 程易南身上的药效发作,他的物已经高高起,全身搔难耐,又奇热无比。于是他下衣衫,用手‮弄套‬着他那玩意儿,可是越‮弄套‬就越想要,就在他快要失去神智时,秦暮雪突然从屏风后面跳了出来,笑嘻嘻的望着他。

 “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程易南为她的出现感到诧异。“呵呵,套句我大师姐常说的话,将死之人不用问那么多废话。”秦暮雪才不想跟这个男人行云雨之呢,她想用自己的方法达成任务。

 于是她拔下发上银钗,朝程易南檀中刺去。程易南虽然中了药,神智恍惚,可是他依然能身手矫健的闪过她的攻击,秦暮雪连刺了几下都未能得手,于是心生一计,她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将他高物含入嘴中。

 她曾看过李如虹做过,虽然她是第一次给男人“吹箫”却也做的轻车路。她用舌头不断的弄,还将物快速的在自己的嘴中。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