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山云雨 下章
第4章 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她,因为一直忘不了她,忘不了他们离开秦府前,她的爹亲将她许配给他的情景。

 他也亲口答应,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不离不弃。每次想到这里,他都十分自责与懊悔,如果那时他没有离开山,也许他们现在还会在一起。

 于是他开始每连花街柳巷,在不同女人身上抒发心头对她的思念。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前几与他共度良宵的女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雪妹妹。

 可是真的会是她吗?她的容貌与往昔不太相同,特别是她双眸中那燃烧的恨火,难道是因为她加入巫门,才令她改变如斯吗?即使有这块玉佩作证,他也很难相信,巫门之主的第三弟子,便是自小与他有婚约的雪妹妹。

 但如果真的是她,他又该如何面对她?虽然他并非朝廷中人,可是秋燕门也是在江湖中有声望的门派,且时常帮助官府缉拿歹徒,这次他便是为了调查巫门的动向而离开秋燕门的。

 难道他们已在冥冥之中,不知不觉的成为敌人?想到这里,燕秋雨心情不好的又连喝三杯,入口的酒都是苦涩的。若非在她身上找到这枚玉佩,他是绝对不可能放她走的,可是在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就算明知她是巫门的人,他也无法把她交给官府。

 为了躲避程易南的追问,他一个人跑到这个城里来,若是被程易南知道,朝廷的钦犯是被他放走的,一定气得直跳脚。说不定,还会也把他当作钦犯给抓起来。就在这时,他瞥见街上的市集中,有一名女子正混在人群中,而那名女子正是他手中玉佩的主人,秦暮雪。

 他喜出望外,连忙付钱结帐后,走到街上市集去寻她。“姑娘,你到底看中哪一枝啊?你每枝都拿起来瞧过了,也试戴过了,你到底选好了没啊?”

 老板十分不悦的望着她,他做了这么久的生意,还从没遇到这么难的客倌。“可是,我还是不知我要买哪一枝,老板你再让我考虑一下。”秦暮雪一手托着下巴,一边凝神思量,看着摊子上各式各样的珠钗,就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这时,有一个人走到她身边,随手拿起一枝,上头刻着一朵梅花的银簪子在她的发鬓上,轻声说道:“买这枝吧,这枝很适合你。”

 秦暮雪一听这声音,整个人突然吓了一跳,怎么他来到她的身后,她都没有察觉,难道这个人是懂得上乘武功的练家子?她一回过头,差点没有吓得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这个人居然是上次侵犯她的“那个人”

 “哼,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要杀了你。”她说完,举起手来,就要在他膛上打上一掌。

 燕秋雨眼明手快,握着她的手掌,以内力化解了她的力道,然后搂着她的,将她推像自己的膛,俯下身深深的吻住她。她想挣脱他的怀抱,可是被他这样抱着,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最后只好放弃挣扎,任由他在大街着上强吻她。

 等到他终于满意了,才将她放开,笑嘻嘻的望着她,轻声在她耳畔说道:“如果你想要全城的人都知道你是巫门的人,就尽管动手无妨。”

 他赌定她绝对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朝他出手,所以才敢如此放肆。“哼。”秦暮雪不悦的说了声,也不管是否付了钱,就转身离开。

 “喂,姑娘你还没付钱哪!”老板在她身后喊道。燕秋雨丢了一锭银子在他的摊子上,便转身去追秦暮雪去了。***“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轻功比她更好的他,轻而易举就追上了刚走不远的她,也不管她是否愿意,就拉着她手,往山神庙的方向走去。“喂,你这个人也真奇怪,没事带我来这里干嘛?”不管她如何努力,要是甩不开她的手的秦暮雪,没好气的问。

 “成亲啊!”燕秋雨调皮的朝她笑笑。“成亲?你有毛病啊,先是霸王硬上弓,然后又带我来这间破庙,谁要与你成亲?”

 她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在占了她的便宜之后,突然良心发现要与她成亲,给她一个名分?真是莫名其妙的家伙。

 “你现在拒绝也太迟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除了我,还有哪个男人会娶你?”燕秋雨笑嘻嘻的说,便拉着她的手走进庙中,硬是着她跪了下来。然后他自己也在她身旁跪下,举起一手,十分恳切的向神像说道:“我,燕秋雨今娶秦暮雪为,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若违此誓,必遭五雷轰顶。”

 “等等,我的玉佩是不是在你那儿?”她突然想起,她久寻不着的玉佩。“你是说这个吗?”他笑着从怀里掏出那块玉佩,在她面前晃了晃。

 “快还给我。”她急着想要抢回来,却被他拿得更远,他笑着说:“我不还,除非你也发誓,答应嫁给我,做我的子,那么我才还给你。”

 “你…”她气急了,她想拿回玉佩,可是并不想嫁给他。于是她改口道:“那可不成,我爹爹早已把我许配给别人了。”“你爹爹把你许给了谁?”燕秋雨一听这话,收敛起笑容,严肃起来。

 “关你什么事?况且,我的师父也不会允许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她朝他吐吐舌头,要是让她师父知道,她非但没杀了他,反而还嫁给这个人,一定会把她扔到毒沼潭喂鳄鱼的。

 “我们成亲,何须你的师父允许,你若是再推托,我就将这块玉佩扔在地上,摔个粉碎。”燕秋雨将玉佩高举,知道她一向将这玉佩看得很重,用它威胁一定有用。

 “别摔,我答应还不行吗?”秦暮雪眨着水眸,也学他抬起一手来,对着神像发誓:“我,秦暮雪嫁给燕秋雨为,此后…”

 她说到一半,本想敷衍了事,却见燕秋雨作势要摔玉佩,只好硬着头皮把它说完:“此后一心一意,不离不弃,若违此誓,就…就被我师父丢进毒沼潭里喂鳄鱼。”

 她故意更改了部分誓言,反正她答应了这门亲事,迟早都会被巫抓去喂鳄鱼,违不违誓都无所谓了。燕秋雨这才满意的,把玉佩还给她。

 “好啊,三师妹你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师父要你杀了这个人,结果你居然跟他在这里成起亲来,要是让师父知道了,一定把你丢到毒沼潭里喂鳄鱼。”李如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她倚着门边,拍着双手,似笑非笑的说道。

 她是巫三位弟子中,最像巫的一位弟子,不仅美貌绝伦,勾引男人的功夫,也学得十足。

 “大师姐,我…我是被的…你千万不要告诉师父。”秦暮雪一听这话,慌得站了起来,忙着想要走过去向她解释,却被身旁的燕秋雨一手拦住。“暮雪,不要理她。”

 他极为不悦的,警戒的看着李如虹。“哟,我说三妹夫,你们刚成亲,就不理我这个大师姐啦!那好,我现在就放飞鸽,告诉师父你们干的好事,让师父亲自来收拾你们。”李如虹威胁道。

 “不要啊,大师姐。”秦暮雪推开他挡在身前的手臂,走到她身边哀求道:“大师姐,你千万不要告诉师父,拜托拜托。”“呵呵,你不要我说也行,师父有命,要我协助你去取程易南的首级,你和我去把这件事办好,今天的事我就当作没看到。”李如虹笑着说道。

 “好,我跟你走。”秦暮雪点点头,她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以免被人误会。

 “不行,你不能带她走,她现在是我的子。”燕秋雨想要把她给抢回来,却被李如虹一剑拦下,道:“哟,三妹夫,急着要房也不是这样啊,你若真对我师妹有心,就上巫门来提亲吧,说不准,家师一高兴就答应了,你们也不用这么克难,在一间庙里头成亲,传出去多没面子啊!”“哼,你这个妖女,快将她放开。”燕秋雨才不理会她,二话不说就扬起手中一柄折扇,朝李如虹上盘攻去。李如虹步法灵巧,轻松的闪过,可是燕秋雨哪里肯轻易放过她,扬起折扇朝她继续进攻。

 反观李如虹则是虚晃几招,她并不想与他争斗,她一边战一边朝站在一旁看戏的秦暮雪道:“快用师父给你的笛子。”

 秦暮雪这才想起,巫交给她的短笛,连忙从怀里掏了出来,放在边吹奏起来,当笛声响起之时,四周突然冒出许多毒蛇,朝燕秋雨聚集过去,李如虹趁,赶忙捉着她的手,施展轻功离开现场。

 “慢着,大师姐,他会不会被毒蛇咬死啊?”她们走了好几里,当她们终于停下来口气时,秦暮雪担心的问。“哟,你这么关心他的死活,莫不是真的爱上他了吧?”李如虹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笑着问道。

 “这怎么可能?我只是担心,我刚才发了个毒誓,我只是担心誓言应验而已。”不管怎么说,她心里都有点的,她可不想被冠上一个谋害亲夫的罪名,更害怕会真的被巫丢进毒沼潭里喂鳄鱼。

 “我的三师妹,你怎么这么大了,想法还这么天真。男人的誓言最不可靠,女人的誓言也根本不能算数,与其担心这种事,不如多担心任务失败,师父会怎么处罚你更好。”李如虹“哼”了一声,又继续说:“那个程易南我还可以帮你解决,可是这个燕秋雨非得你亲自动手料理不可,你可别怪我这个做大师姐的没提醒你,要是你下不了手,你就自个儿自我了断吧,省得被师父丢进毒沼潭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好。”

 “大师姐,我该怎么做?”秦暮雪越听越心慌,越听越害怕,泪水不听使唤的了下来。“好了,先别哭了,师父就是担心你优柔寡断,拿不定主意,才要我过来帮你的。你放心,有我在,那个程易南一定跑不掉。”李如虹拍拍她的肩头,安慰她道。

 “可是程易南为人正直,不近女,我们要怎么下手?”秦暮雪觉得这个人并不好对付。“他不近女,可总归是个男人啊,只要他是个男人,就逃不过我们姐妹的手掌心,不过暮雪,他的首级必须由你亲自割下,这是师父代的。”

 李如虹要她有心里准备。秦暮雪深深了一口气,只能点点头,师父哪是派大师姐帮她啊,根本就是监视她嘛!

 要他亲手割下程易南的首级,就表示她必须跟他上,可是她最讨厌这种男女之事,上次是被燕秋雨点住道,不得已的。

 “你在想什么呢?”李如虹一掌拍在她的肩头,将脸凑了过来。“啊,没有,我在想要怎么进行。”她赶忙陪着笑,她可不能在李如虹面前示弱,否则会被其他师姐妹们瞧不起的。  M.mMZzXs.Com
上章 巫山云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