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性爱测验 下章
第十章
 看着睡中的孩子,凌雪不自觉地出了浅浅的笑容。

 “他真的好可爱。”轻触宝宝的颊,她轻声说。

 “嗯。”凌云笑着,有着身为母亲的骄傲与满是。然后看着她,凌云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你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雪与沈淙沂的事她是从报上得知的,凌雪只淡淡提到他们正在交往。然后某一天提着行李的凌雪出现在门口,说辞了工作要来帮他做月子,就这么住了下来,关于沈淙沂,依然是什么也不说。可是她知道凌雪与沈淙沂的感情必然是出了问题。

 她一怔,抬眼看向凌云,脸上的笑渐渐淡去,又垂眼看着婴儿上的小宝宝。

 沉默好一段时间之后,凌雪淡淡地说:“我做错事,伤害了他。”

 “你伤言他?”凌云求证地重复她的话。

 “嗯。”她脸上泛起一丝苦涩的笑。“他说我幼稚、说我任、说我自私,当时我很生气,现在想想,他说的一点地没错。”

 凌云一脸不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姊姊。幼稚?任?自私?这是她绝对不会套用在凌雪身上的形容词。

 看着手上的戒指,她抿了抿,才又道:“我不想结婚,可是我要他的孩子,我…”她微微耸肩,套用沈淙沂的说法:“我设计他。原本是想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怀他的孩子,可是被他发现了。他曾说,如果我怀孕了,我们一定要结婚,结果…”她又耸了耸肩。“他发了很大的脾气。”

 “他为了这件事与你分手?”凌云猜测道。

 她没有笑意地经扯,摇了摇头。

 “是我提的分手。”

 “为什么?”

 “面子。”她抬起眼看向凌云。“很可笑对不对?当时我竟然只想到自己的面子,所以向他提了分手。”

 “你很爱他对不对?”

 “嗯。”她并不否认,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去找他。”

 她一愣,条地摇头。

 “为什么?又是为了面子?”

 她再次摇头。

 一阵沉默,凌云没再试图说服她,然后突然道:“我的婚姻很幸福。”

 凌雪缓缓转过头去,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不是每个人的婚胭态度都像爸爸那样,黄盛更不值一提。婚姻可以是幸福的,端看你如何经营。不要因为看了一些错误的例子就全盘否定了婚姻的价值。”

 她摇着头。“我不──”

 “你爱他不是吗?那么为什么不肯与他结婚?”凌云道。“你可以与黄盛有婚约,可是对于一个你认为值得爱的好男人,却不敢承诺?为什么?”

 看着她,凌雪提不出反驳。

 不爱黄盛却同意与他其组家庭,因为知道即使他背叛家庭、背叛婚姻她也不会太难过,因为她心中早已作了那样的准备,因为她认知的婚姻就是这样。

 可是沈淙沂不同,她爱他,她也知道他是多么重视家庭的人,她看过他与兄弟相处,听他谈过与家人的感情,面对这样的他,她会有过多的期盼,一旦他像黄盛或她父亲那样…她无法想像自己会如何。所以,她拒绝了他的求婚。

 凌云说的没错,她不相信婚姻。

 在心中认同了凌云的话,她依然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无所谓了,现在他不会理我的。是我提出分手…而且是在我欺骗他之后。我从来不曾看他发那么大的脾气。”连她的钥匙都还给她,他是铁了心结束这段感情了。

 “就算他发脾气也是你活该。”看到凌雪瞪大了眼,凌云笑了出来。“你说过是你伤了他,这是你欠他的。”

 她欠他…是吧?她只想着如何避免让自己受到伤害,却忘了他的感受。凌云说的没错,她欠他,至少她欠他一个解释、一声道歉,所以她决定去找他。

 没有勇气打电话给他,她直接到他的住处去。迟疑了会儿了伸手摁下门铃,不过他不在。

 那倒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她手边仍留有他住处的钥匙。那一分手,他虽然将她的钥匙还给了她,可是并没有要求取回自己的钥匙;所以,他对她应该仍是有情的…虽然很可能只是他太生气而忘了索回…她摇了摇头,甩开对自己不利的假设。

 不过想来也实在讽刺,她以前从来不曾用过这把钥匙,头一次用,却是在他们分手之后。

 进了门,她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却迟迟没有回来。

 等待很可怕,无所事事的等待更可怕。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见到他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而且她设想的没一个是好的,再想下去,她大概会赶在他回来之前夺门而出。

 不让自己继续胡思想下去,她决定到厨房丢弄点吃的东西,或许他回来后看在美食的份上会给她多一些说话的机会。

 不过她的希望落空,他的冰箱里只有微波食品,连水果都没有,她即使想切个漂亮的水果拼盘都行不得。

 所以她又回到客厅,打开电视让萤幕看。

 不过电视才刚开一下,她就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她立刻将电视关上。

 开门见到她,他愣了一下,不过表情没有任何改变。转身将门关上,将公事包放在最靠近大门的沙发上,然后走进了厨房。除了刚进门的时候,从头到尾他没有多看她一眼,也没有说话。

 凌云近乎呆愣地看着他的动作。她假想过许多情况,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从来不曾在她的预想之中。

 而进了厨房的沈淙沂则是从容地灌了一大杯水,然后才又走回客厅,在她对面坐下。还是没有开口。

 “我是来道歉的。”她说。来之前她已经想好了所有的说词,可是现在她全忘了,只能随口说出脑中唯一抓到的念头。

 道歉?这不是他想听的,所以他还是不说话。

 坐在对面的凌云等了半晌,他始终不开口,不说任何话,连表情都不曾变过,沉默让他觉得不安,按着她感到难堪。

 然后她决定不要继续坐在这儿自取其辱,下一秒钟,她便站了起来,朝大门走去。

 沈淙沂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动作,直到她的手将要触到门把时,他低咒了声,起身一个箭步来到她身后伸手拥住她。

 “这样就要走了?”他有些气闷地问。

 “不走做什么?你又不理我。”她也闷声说。

 “我没有不理你。你说来道歉,至少要表现一点诚意,我是给你机会。”他是很想不理她,可是做不到。一物克一物,他注定被她吃得死死的,他有些不甘心地她僵了两秒钟,转过身看他。“对不起。”

 还是很没诚意,他想。不过反正他也不稀罕她的道歉,所以他没计较太多。然后他问:“还有呃?”

 “什么?”

 “你来就是为了道歉?没别的?”

 别的?例如告诉他她爱他?那原本是她的开场白,如果他如她计画中那样生气的话。可是他把她的剧本全打了,她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他数了声,将她拉回沙发上。

 “至少解释些什么。”他说。

 她还是不开口。因为不知道从何解释起。

 “为什么要设计那一切?”一阵沉默之后他问。

 很难解释。考虑了许久,她说:“因为你太好了。”

 瞪着她,他突然低碎:“陈腔滥调。”然后他有些恼怒地起身,不打算与她继续谈下去。

 她说的是三的台词,当一个人打算负另一个人的真心时,就会那么说。什么你太好、我配不上你的鬼话,其实说穿了,只不过是分手的藉口。他一向觉得道种说法很可笑,而他们早分手了,她特地到这儿来说这些,更显得莫名其妙。

 “我是说真的。”她连忙拉住他。

 “真的什么?”他回头问道,口气不佳。

 她没有回答,而是将他拉上回沙发上。

 “因为你太好,我不敢与你结婚。接受黄盛那种人,对我来说比较容易。”她说。

 这是什么鬼话?她的解释将他的怒意挑得更盛。“你今天是来寻我开心的?”

 “不是。”她摇着头,气恼今天自己的失常,她平时表达能力不是这么差的。

 深口气,她在心中整理着自己的思绪,然后才开口道:“我从来不对黄盛抱持任何希望,他的出轨对我来说好像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找没有太多的情绪反应。我若与他结婚,只是签了一纸契约,契约随时可以废掉的。可是你不同。倘若与你

 结婚了。我会有所期望,因为我爱你,我不想去面对你出轨的可能。”

 她突如其来的表白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讶异得许久说不出话来,然后抬手轻触她的颊,低嘎地问:“你觉得我会出轨?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她摇头。“我是对自己没信心。你很好,真的很好,我不认为自己配得上这么好的你。”

 “我知道我很好,就像你说的那么好,全天下再没有比我更好的男人了。所以我才曾向你求婚,因为你和我一样好。”

 她被他逗笑了。可是不一会儿,她的笑容又敛了去。

 “我真的很差劲对不对?”她垂眼问道。

 “对。”

 她抬起眼来,一脸严肃。“我是说真的。”

 “我也是。”他说,脸上有几分委屈。“你差劲透了,你不知道你有多伤我的心。”

 “我知道,真的。”她呐呐地说。“我从来没有与你结婚的打算。那一天看你这么想结婚、这么想要小孩,我觉得自己不该绊着你,早点和你分手对你才公平。”

 看到他的表情,她连忙补了句:“那是我当时的想法。”然后才又道:“我想要你的孩子,可是你说过一旦我怀孕了就一定要结婚,所以找才…”

 “才设计我。”他帮她把话说完。

 他的用词换来她不悦的一瞥,不过他全然不在意,因为他觉得他才是有资格生气的那一方。他还是很在意被她蒙骗了那么久。

 “我说过当时我以为这么做对彼此都好。与你分手,你可以另外找一个愿意结婚的对象,而我则可以拥有你的孩子。”她觉得自己虽然错了,可是动机高贵。

 “所以找说你幼稚、任又自私。”他数落着,然后在她怒目瞪视下问:“你要不要嫁给我?”

 又想生气又想笑,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地扭曲。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她只得开紧了嘴,自然也就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你今天来得突然,我没有时间买花。戒指已经在你手上了。没花没戒指我跪下来也很奇怪。今天不能给你一个浪漫的求婚,不过婚后我会补偿你,所以,你要不要嫁给我?”

 这可能是全天下最不浪漫的求婚,可是为什么她很高兴?

 大概因为对象是他。无奈地想着,她依然没有回应他的求婚,问他:“为什么想娶我?”

 她并不妄自菲薄,可是她知道有不少人等着当沈太太,而且其中不乏各方面都一等一优秀的名媛淑女,可是他却选择了她。

 他想了一下说:“因为你头发的触感很好、因为你煮的海鲜很好吃、因为和你在一起手气特别好,赢了六十多条香肠、因为…”说着,他突然停了下来,问她:“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她没有回答。先前他几近胡言语的理由让他不知道他的问话有几分认真。

 “你忘了?”对她的沉默他也不以为意,笑嘻嘻地说:“没关系,我也不确定。不管有没有,现在我告诉你,我爱你。”看到她想开口,他在她上琢了一下,先一步道:“别问我为什么爱你,爱人不需要理由的。”

 她又想说话,他再次伸手掩住她的阻止了她。

 “你先前说过你爱我,现在我也告诉你我爱你,所以我们有了最好的理由结婚。两个相爱的人,当然应该结婚。我们相爱,所以要相守一生,也所以,嫁给我吧…你不许说话,除了接受我的求婚。”他放开掩在她上的手,道:“好了,你可以说话了。”

 她没有说话,笑着,开心又感动地将脸埋入他的怀中。

 以为她会上列同意他的求婚的,可等了许久等不到她的回答,他心中不确定了起来。

 她的沉默代表什么?不接受他的求婚?

 “说话。”他促道。

 “你自己不许我说话的。”

 “你可以接受我的求婚呀!”他有些焦急地提醒她。

 “除了那个,说别的都不行?”

 “不行。”他霸道地说。

 “说我爱你呃?”

 他一怔,笑了。

 “可以。不过还是得答应我的求婚。”

 她作思考状,然后她开口,却是说了毫不相关的话:“你的保险套品质不好,以后别买那个牌子。”

 他瞪她。

 “别管保险套,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

 “好吧。”

 “好吧?”他膛着眼,很不满意她的回答。“你应该更高兴一点吧?”

 “我很高兴呀。”她笑着,又说:“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我怀孕了。”

 他的眼瞪得更大了,呆愣了许久才爆了出来:“为什么不早说?”

 “我不要你因为孩子向我求婚。”

 他拧着眉,突然明白了她方才提起保险套的原因。不过他没理会那件事,而是澄清道:“我之前就问你求婚了,早八百年前,当时你根本还没怀孕。”他求婚的动机再高尚不过,不容她怀疑。

 “早八百年前。”她不以为然地说。“八百年之后的现在,我怎么知道你是否一如从前?我当然要确定了你是真心要娶我,而不是为了孩子。你以前说过,如果我怀孕了,就结婚。”

 “那是因为我想与你结婚。你不该怀疑我,不管有没有怀孕,我都会向你求婚。”

 “可是我现在怀孕了是事实,我怎么知道你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我而求婚?而且你这段时间都没有与我联络。”除了怀疑他求婚的诚意,她顺便提出了抱怨。

 “刚才在知道你已经怀孕之前,我就提出求婚了,绝不是为了孩子。这段时间没与你联络是因为我还在生气,而且要让你尝尝相思之苦,知道我的重要。”

 “藉口。”她两个字便驳回他自以为完美的理由。

 “…”他到了口边的话又全咽了回去。

 算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爱她,而她也爱他,她同意了他的求婚,并且,他要当爸爸了。开心地想着,他的脸上漾起了足的笑容。

 M.MmZZxS.com
上章 性爱测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