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性爱测验 下章
第六章
 “星期六下午,美好的周未,你想做什么?”电话里,他体贴地问道。

 “我想野餐。”她看着窗外,想像野餐的浪漫。

 “这个主意不错。”他也在心中编织着美丽的图画。“你想去哪里野餐?”

 她安静半晌。

 “我的公寓,或是你的住处”

 他也沉默良久。

 “你有没有搞错?野餐,你的公寓或是我的住处?”

 “说好不同时在公开场合面的。”

 这次他沉默的时间更久。

 “那上次你还不是同意到南部去玩。”

 “那不就遇到了黄盛。”

 也对,他辞穷。

 “好,算了,反正只是是期六,没什么恃别的,别费心了。吃吃东西、看看电视,也就过了。”她淡淡地说。

 不行,他一心还是想着野餐,而且绝对不会是在她的公寓,或是他的住处。

 努力地想着、想着,终究还是让他想到了一个地方。

 于是星期六下午,准备好野餐该有的一切,他欣喜地领着她朝野餐地点前进。

 同他一块儿进入豪华的大楼,她狐疑地打量着四周,这是附近最高的一栋楼,很明显是新大楼,并且一路走来,半个人影也不见。

 “这是什么地方?”她忍不住开口问他。

 “这是光华集团的新大楼。”他领她进入电梯。

 光华集团?他家的家族企业。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还没告诉你吗?”他笑嘻嘻地吻了她一下。“我们来野餐。”

 她瞪着他。

 “野餐?在这个办公大楼?”

 “你的公寓和我的住处都被你列为野餐的地点了,办公大楼有什么不可以?”

 他说的没错,不过还是犯了忌讳。

 “这算公共场所。”

 “还不算。这栋大楼完工了,还没验收。这两天不会有人来。”

 “哦。”算他过关。“可是这里没树没花,和在我的公寓或你的住处野餐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既然是野餐,该有的一定要有。”他说,语带玄机。

 他们搭着电梯来到顶楼。一出电悌,她便大笑了出来,明白他所谓的不同在哪里。

 有树也有花,四、五盆,很小很小的盆栽。

 “这是你拿来的?”她指着面前的绿意问他。

 “当然。”他面得意之。撑起大大的海滩伞,在伞下铺了条毯子,又把野餐篮放到毯子上,他手一挥,朝她行了个绅土礼。“美丽的女土,浪漫的野餐约会。”

 她笑倒在他身上,这种事,也只有他想得出来。

 待他们安稳地坐在毯子上之后,他还掏出了一支墨镜给她。“哪,我知道你不喜欢太阳。”

 她又咯咯她笑了出来。

 既然是野餐,他准备的也都是三明治、饼干、水果之类的“应景”食品。

 吃着,她不断地想笑。

 而他的细心还不止这些。

 午餐结束之后,两人躺在伞下休憩,他却突然在篮子最底端掏出了一本诗集与一本《茶花女》。

 “电影里,绅士都会冯友士诗朗读的,你想听我读诗呢?还是想听故事?”

 她柠起眉来,指着《茶花女》道:“你怎么选这本书?我不爱它的结局。”

 “这个故事很美。”他数了一声。“小姐,别破坏气氛,不喜欢这个,你不会选诗集吗?”

 “好嘛。”她也装模作样地眨着眼考虑半晌,而后食指一点。“那么,亲爱的绅士,可以请你为我读诗吗?”

 “当然,我美丽的女士。”他点头,将她圈在自己口,优雅地翻开了诗集,煞有介事低低颂了起来:“…我在桥畔以指端渗出的血涂改着“奈何”二字,来生你依约持莲而来,我犹在桥畔水中如波火中如尘地等你等你携手过桥…”〈潘郁琦〉她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近乎屏息地。

 一直知道他是个好情人,却不曾见他如此深情的模样。她也曾读过这首诗,却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悸动。他眼里的情真意切,今她有些心慌,原本的嘻笑不复存在。

 直至读毕一首诗之后许久,余音在空气中散尽,始终没有人先开口打破寂静。

 然后她轻咬着的上,缓缓、缓缓地,绽出一抹淡淡的笑,倾身在他上印上个轻吻。

 她能明白那些小明星总想抓他炒作新闻的原因,倘能假戏真作,与他共结连理,想必是那些小明星心底的愿望。这样一个男人,要爱上他是很容易的…爱上他?

 支肘撑起上身,她静静望着闭眼假寐的他。

 一直以为自己对于情感是冷感的,一如黄盛所说,她从不在乎,总是云淡风轻;可是她看到了自己的改变,因为他。她这才知道,自己也有爱笑爱闹爱疯狂的一面…轻笑着,她俯首在他边洒下细细的吻。

 睁开眼与她对视,他的漾起淡淡的笑。

 “我…”冲动之下她开了口,却只是起倔头,再没下文。

 他微微扬起眉,等地将未出口的话说完。可望着他的眼,她却怎么也说不完整那三个字。咬着,她摇了摇头,再次埋入他怀中,笑道:“你很不可思议。”

 “嗯。”他抬臂拥着她,轻哼着应道。

 她抬眼睨他。这回不消开口问,她知道他听明白了自己的话,噗地笑了出来,低头轻咬他的。然后她惊觉自己实在是受他影响太深,就连咬人的坏习惯也学上了。这个男人…她在心中轻叹,要不爱他,真的很难。

 有些不甘心,她的吻乍然变得有些狂列了起来。

 不明白她突然的转变,他一楞,却发现自己被她挑动,伸手拥住她取回游戏的主导权,她却伸手一推,翻身坐在他身上,继续对他“攻击”

 她的吻下滑到他的颈,同时伸手解着他的钮扣。热的舌,跟随她手指的移动,在他的口洒下细吻,鼓动着-的心跳,紊乱了他呼吸原有的节拍。

 “嘿!”她的手下滑到底下的位置时,他条地一-,喊着,连忙伸手捉住她的手。“别闹,这儿是公共场所。”他呼吸有些困难。

 “还不算。”她狐媚她笑看他,小手再次滑动,解开了他的带。

 他呛了一下,再次抓住她。“好了,别闹了!”

 她的眉一挑。“谁说我在闹?我很认真。”

 她的手不再在他身上肆,他嘘了口气,可是总觉得她的笑有些危险。

 他戒备地盯着她,感觉她的身子抬离自己,他登时放心地松了口气。不过他立刻又明白,自己放心得太早了。

 笑意盈盈地,她的再次落回他上,小手在空中晃着。

 看清她指间夹着的东西,他瞪大了眼,差点忘了呼吸。

 那是…他的视线随着飘落的白色而移动,不觉咽了一下…是她的底“不要闹了,随时可能会有人…来。”他努力板起脸肃声制止,却因为她的动作而岔了气。

 得意地经笑,她解着他下的束缚,同时贴在他边低语:“这栋大楼还没验收。这两天不自有人来。”

 他的气息紊乱而率。低一声,他下她的头狠狠地吻住了她,放弃了与自己的战,任她掀起爱

 波涛褪去,狂的心跳与呼息逐渐回复原有的频率。

 大掌缓缓地沿着她的背脊来回移动着,他略略张望了一下,清楚听见耳边传来属于都市的人车恶杂,似远又似近。

 他的动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竟会疯狂至此…不,疯狂的是伏在口的小女人,地想起了她的惑,仍不觉悴然心动。

 大掌惩罚地落在她的上,他道:“你这个疯狂的女人。”

 她樱咛了声以兹抗议,累得连眼皮都懒得掀。

 他望着天空又轻笑道:“不过疯狂的滋味不错,下次你想在哪儿?公园?”

 对她来说,疯狂一次就很够了,不过她没将心中的念头老实说出口,因为她不认为他比自己更具冒险犯难的精神。反正只是逞逞口舌之快,没必要让自己处于下风。

 “没创意。”她懒懒地回追:“要我说,我比较喜欢公司的女厕,要不然,电梯里也不错。”

 他捧起她的颊审视她的表情,测度她话中的真实,然后他决定了自己不相信她。

 “我不相信你敢。”他嘴角一抿。

 她无所谓的笑着,耸了耸肩,在他看来是虚张声势。

 “认输吧,说你不敢,我就饶了你。”

 她摇头晃脑,看不出是摇头还是点头。

 “好吧,那后天星期一,我到昕报去找你,要在女厕或是电梯,由你决定。”

 他扯搐下战帖,算准了她不敢。

 “不要,我去找你好了,那栋大楼人比较多。”她嘻笑地回道。

 他研究着她的表情中究竟有几分虚实,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突地传来一阵声响,他俩同时一僵,互望一眼,她立刻坐起身。

 那声音明显是从这栋大楼传来的,并上似乎就在楼梯间,好像随时会有人推开那扇门走到顶楼平台来。

 瞬间的紧张过后,闪入她脑中的念头令她突地贼兮兮她笑了。

 “好吧,我输了,你比我大胆,不玩了,我要起来。”她说,同时作势起身。

 听见她先开口认输,他原本还很得意,却在下一秒钟看穿她的坏心眼,连忙伸手捉住她的,将她定在自己身上。

 “别起来,不许动。”他说,坐起身紧紧拥住她,并望了大门一眼。

 此刻他的第三点赤luo而脆弱,唯一的掩蔽就是她的长裙,倘若她一离身,他就曝光了。假如那个不识趣的人选在此时出现…他的名节难保。不行,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在此时离身。

 她又出了恬淡的笑容,像个单纯没有心眼的小女孩。

 “你认输吗?”

 他顿了会儿了明白她挟势要胁,正气凛然一如烈士,断然回道:“休想。”

 “这么酷?那好吧。”她又要起身。

 又一声响,好像更接近他们了。

 “别动!”他紧抓着她,低吼。

 “反正你又不在乎,电梯、女厕你都无所谓了…”她一笑,眨着眼,又问:“怎么样?认输吗?”

 瞪了她几秒钟,他咬牙瞥了大门一眼,恨恨地说:“好,我认输,行了吧?”

 “OK。”她笑意盈盈地在他上琢了一下,不再逗他,安分地坐在他腿上。

 他连忙调整姿势,将自己的头扣上。

 然后在他刚系好皮带的那一刻,大门被推了开。

 她立刻从他身上跳了起来,他则是优雅从容起身。

 看到来者,沈淙沂顿了一下,想起了他好像是事务课的王课长。

 王祥禄看到他也是一楞,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们身后的布置一眼,险些笑了出来。

 不过他仍是镇定地忍住了笑意,恭谨地朝沈淙沂点了头。“沈先生好。”

 “好。”他也点了点头,尽可能地不去在意自己凌乱的衣着。然后他回过身,神色自若、态度从容地弯身拾起野餐篮,又将两本书与一些个小杂物扔进野餐篮中,连带着那块白色三角形的布料也不着痕迹地夹带了进去。

 一手拾着竹篮,空着的一只手抓住凌雪的手,他朝王祥禄点个头。“辛苦你了。”

 “哪里。”王祥禄弯身送小老板。“沈先生慢走。”

 “嗯。”他原本想回头请王祥禄口风紧些,继而一想,罢了。倘他是个饶舌的人,这个要求反倒徒增他的话题,随他去。

 静静地任他牵着的凌雪,进了电梯之后,问他:“那个人口风紧吗?”她的语气闲散,像是全然不在意随口问道,不过他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他的动了下,随即一脸遗憾地垂下眉眼。“不。就我所知,他是个大嘴巴、包打听,专门爱造谣生事的人。”天知道,他只见过那个王课长两次,谁也没同他提过道他人;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就连到底是不是姓王他都不确定。

 转过身,她眨着天真的眼,脸上泛着浅浅的笑。“你不是说不会有人来吗?”

 “没想到。”他一脸无辜地耸肩。“就像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的热情。”

 她的眼闪了一下,笑容仍挂在脸上,一语不发转身背对他。

 他眉一挑,脸上多了抹算计的笑,一把抓过她,贴身将她向电悌中的镜面墙壁,低缓地在她耳畔轻喃:“你不是想在电梯里做?先在这儿试试好了。这儿人少,习惯了,我们才到人多的地方去。”

 “阁下自己DIY吧,我没兴趣。”她推开他步出了电梯。

 他笑着,跟着步出电梯,又在她身边小声低语:“你会不会冷?”

 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冷?我差点中暑。”

 他扯,掀起竹篮的盖子,让她窥见其中轻薄短小的白色布料。“我是说…你的。”

 她瞪他,脸上的恬淡冷静如他所愿全消失无踪。

 他大笑,爱死了逗她的感觉。想起方才在顶楼遭到威胁,他的笑更猖狂了。胜利的滋味,真好!  M.mMZzXs.Com
上章 性爱测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