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性爱测验 下章
第三章
 乍然看见沈淙沂出现在自己居住大楼的管理大厅,凌雪并不意外,脚下顿了会儿,在心中数了声,朝他走去。

 “老板好。”懒得问他所为何来,她累得连笑容都挤不出来,只是淡淡地向他招呼。

 对她的称呼他感到不悦,不过他知道她是故意的,也尽可能地不去理会。

 漾起笑,他从口袋掏出了白色丝巾。

 “给你送东西过来。”他说。

 这条丝巾她追寻不着,原来那遗落在他的住处了。看了数秒,她伸出手取回,他却将手缩了回去,她一怔,而后抬眼望他。

 他不作声,微扬起眉笑着。

 她知道送东西来只是他的藉口,她也明白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前几次的手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今天如果没有谈出个所以然,也许下回,他会将丝巾送到广告部的会议上。

 瞥了一脸兴味十是看着他们的管理员一眼,她认命地说:“上楼去谈吧。”

 他看出她的疲累,没再如过去那般以言语逗弄她。进了电梯,他轻声问:“怎么了?看起来很累。”

 她确实很累。今天的她诸事不顺。一早上班险些迟到;接着一整天她父亲“索命连环call”,说是要她回家吃饭共享天伦,可是她知道,她父亲是想安排相亲。

 然后是几个客户的轮番轰炸。好不容易捱到下班回到家,却依然不得安宁,还得面对他。

 她真的累坏了,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地摇头。

 他也没再问。进了门,她指着角落的沙发请他入座,问道:“你想喝什么?”

 “不用。”他摇头,而后对仍站在门边的她道:“过来。”

 颐了会儿,她顺从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他将她揽入怀中。“你真的累坏了。工作不顺吗?”轻吻着她的发际,他问道。

 她没有回答。

 此刻的他是温柔的,而她,真的很累。他的味道很好问,肩膀厚实而舒服,所以她没有拒绝他的温柔,闭上眼,她放任自己偎在他怀里。

 “为什么?”休息了好一会儿,她突地闷声问道,仍埋首他的口。

 她的问题没头没脑,他无从回答起,不过他也没打算开口问清楚她的问题。

 “你与朋友的打赌赢了不是吗?为什么还来?”她仍是没有抬头。

 “与那无关,我从来不曾在意那个赌。”他抚着她的发。

 从不在意?她不相信。她的没有笑意地拧了一下,并未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她并不相信,也没有再针对那个赌多做解释,他捧起她的颊望入她眼中说:“我说过,是你的眼让我注意到你的。”

 “注意到我,之后呢?”

 “之后…”他沉着,耸了耸肩。

 她将颊上他的手拨开。

 “或者换个问法,你想要什么?”

 静静看着她,他没有回答。

 “一个游戏?一段关系?”

 她的问句令他不开心,可是她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嘲弄与鄙夷,并且他在她的脸上瞧见困惑,因此他很快地撇开自己的情绪。可是他依然没有开口。他也不确定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没有再问。收回视线,她将下巴搁在曲起的膝上,沉默了许久。

 而后她突地笑了,摇了摇头。

 “算了,无所谓,什么都没关系,随你吧。”她说。

 望了她许久,他端起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白己,问道:“什么意思?”

 她将他的手抓下,抿笑着。“就是那个意思。”

 他的目光紧锁着她的,有些过于用力地反手握住她的柔美。“即使我要的只是一个游戏,或是一段关系?”

 “对。”她干脆地答道,可立刻又道:“不过我们的关系不公开。明着,我们仍只是老板与职员的关系。”

 他的脸条地沉了下来。

 原本他也这么打算的,与她“暗通款曲”,一切私人关系只在-而下进行,可是听见她先说出口,他却蓦地一阵恼火。

 他一向很受异青睐,可他也明白,自己的魅力不是无往不利的。她不是第一个拒绝自己的女人,可是他从未如此在意。过去的追求被拒,他一向是好风度地接受,可是一开始她摆明与自己保持距离便令他不悦,甚至滥用职权干扰她的工作,迫她接受自己的追求。说这是下山烂的手段也不为过,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使出这招的一天,公私分明一向是他的原则。

 现在她如自己所愿地应允了他,并且“识大体”地不公开他们的关系,并不像他过去交往的对象,总想趁机炒作,抬高自己的身价,甚至一厢情愿地做着沈家少秋大梦,他该高兴才是。可是他不,他一点地不高兴,他觉得生气。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

 “任何一方都有权利要求结束这段关系,好聚好散。”没有察觉他的情绪,她又道。

 这个女人真是有怒人的本事。这该是他的台词,现下却教她抢了去,他更生气了。可是他只是挑起眉,冷冷地说:“当然。不公开,好聚好散。”

 她总算发现他的异样,不过没打算深究。突地想起他先前说自己来的目的,她伸手掏探他的口袋,取出自己的丝巾。

 在她退开之前,他猛地抓住她,倾身想吻她。

 她头一偏,避开了这个吻,柔媚她笑着,将丝巾覆在他头上,隔着薄纱在他上轻琢一下。

 “最后一个条件,你以后不许到这儿来,我们的…关系,不存在于我这间屋子里。”

 他怒火吏笑地瞪着她,然后慢慢地,他脸上的怒意褪去,漾起一抹笑。

 他的笑不怀好意,轮到她敛去笑容盯着他,一脸的戒备。

 一把扯去薄纱,他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在她讶异得来不及有所反应之前,他深沉地开口道:“我们的关系存在于任何我想要的地方,包括这儿。”

 说完,他狠狠地吻住了她,以行动证明了他的宣言。

 无聊的餐会。只是一个小小的部门聚会,为什么几个高级主管一同并列出席?

 昕报的广告部不保了吗?凌雪有些奇怪地想着。然后下一分钟她心中的疑问便获得了解答──沈淙沂偕同他的秘书一同出现了。

 她所属的“昕报”是新典报系中最小的一个单位。进昕报几年,这些高层主管从来不曾注意过这个小单位,如今摆这等阵仗做什么?让她见识大老板的威风?他这回未免也太劳师动众了些,凌雪有些不悦的眼神投向他。

 短暂的视线相接,他看出她的想法,他也很不高兴。这次的餐会只是很单纯的与员工的聚餐,每个部门都有的,而她却当他再次假公济私,刻意扰她的生活。

 那在她的住处一别之后,他忙,好不容易至今才得以见面,而她竟然摆脸色给他看?

 顾不了明一早的行程,他在餐会结束之后,打发司机回去,自己飞车至她的住处,等她。

 见到他她并不意外,不过她没埋他,视若无睹地越过他,打算登上阶梯进入大厅。

 他一把抓住她,含着怒意,没风度地低吼:“你瞎了?没看到我吗?”

 他情绪的质问非但没令她生气,反倒让她觉得好笑。此刻的他显得有些孩子气。瞥视着他,她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道:“我说过,不许你到这儿来。”

 “我没答应!”他板着脸,依然像个赌气的孩子。

 两个女人越过他们登上阶梯,视线不断嫖向他们,沈淙沂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她们连忙收回视线进入大厅。

 凌雪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算了,她想。她必须对自己承认,自己也是想见他的,于是不再坚持,牵超他的手,领着他回到自己的住处。

 一进门,他使将她揽进怀中,吻她。

 她没有拒绝,也拥着他,承着他的呢。

 “今晚的聚餐是秘书安排的。”他突然中止了热吻抬起头来,一脸严肃地对她解释。

 “我知道。”她一笑。在会场她便听其他同事说了,这样的餐会别的部门也已办过,而且听说老板为体察民情,今后将不定期与各部门的同事聚餐,听听他们的意见。她知道先前是自己小心眼误会了他,不过她没道歉的打算。

 看见他审视的目光,她笑着没有解释,送上自己的贴住他的,同时双手拂上了他膛,缓缓地解着他的领带与扣子。

 他一动不动,任她吻着自己、解着自己的衣服。直直望入她眼底,他却有些恼火地发现,自己看不透她的情绪与想法。

 不再试图解读她的心思,他用力地回吻她,而后一把抱起她走向的位置,将自己投身于**之中,不想其它。

 逐渐平息,她略带倦意地伏在他口,他则轻抚着她柔细的发,气氛和谐而亲密,没有人试图打破沉默。

 他突然觉得她剪去长发很可惜。他并不特别喜爱女留长发,也从未在意过女友的发型,可是此刻他却希望她们畜着长发,因为他喜欢她的发在指间穿梭的触感,很想抚着她的长发。

 想起她的头发,不可避免地连带想起了她的前未婚夫,并且发现,自己非常在意。

 “为什么剪发?”他问。

 听见他的问题她睁开眼,不过没有抬头看他,也没有回答。

 “是为了他吗?”他又问。

 她抬头望向他,泛起了轻浅的笑。

 “你介意什么呢?我也从来不曾问过你的风韵事不是吗?”

 “如果你问,我会说。”他一脸坦然。

 “我没兴趣知道。”她不在意她笑着,随手拾起-的衬衫套在身上,跳下踱到镜前,瞥了他一眼又说:“何况就算我想知道我也不会问你,去翻翻报纸杂志就知道了,也许他们为的比你记得的还清楚。”

 他没好气地瞪着她,而她则是完全不理会他的反应,自顾自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还不错,她想道。她很满意自己穿着他衬衫的模样,很…感。她为自己的想法而轻笑了出来。

 不满自己遭到忽视,他也下了,来到她身后将她揽进自己前。

 乍然出现在镜中的壮身躯夺走了她全部的视线。望着镜中方身**的他与半luo的自己相拥的画面,她的心跳纷了起来,先前玩笑的心情霎时不见踪影。

 他将脸埋入她的发中,大手在她身上游移着。她一阵轻颤,在他的舌滑至她的颈线时,她咬住自己的抑住轻

 “把头发留长。”他说。

 “为什么?”她问得不甚专心,因为镜中的他正一颗一颗他解着她衬衫的扣子。

 将衬衫拉开,他的手在她**的口滑动,自己的肌肤与他黜黑的手相对比之下,更显白皙。

 她脸红心跳,却始终不曾移开视线,如中般一瞬不瞬、着地望着镜中的自己与他合演的煽情动作。

 明白自己的动作对她的影响,他的微扬了起来。鼻尖蹈着她的耳后,他说:“我喜欢你头发的触感。”

 他的回答令她满意,不过太过专注望着镜中他动作与感受他的双子、舌营造出来的感官刺,她几乎是屏息的,儿忘了自己该回应他先前的要求。

 迟迟没有听见她的回答,他褪下她身上的衣衫扔在一旁,惩罚地在她肩上咬了一口。

 她低出声,为他的轻啮,也为他滑上口的大手。

 “把头发留长。”他又说了一次,‮弄抚‬的手不曾停歇。

 “嗯。”她息着,应允了他。

 他满意她笑了。

 在镜中与她视线相接,他伸舌在她的肩上,着方才他留下的齿痕。

 当他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望了头的闹钟一眼,他轻轻放开圈着她的双臂,下着衣。

 他穿上衣后,才刚将领带置于头上,身后突然响起她犹有睡意而略带沙哑的声音:“现在几点了?”

 “五点半。”他说,转过身来到她身旁,坐在沿望着她。

 “哦。”她眨了眨有些酸溜的眼,又问:“你要回去了?”

 “与人约了一早打球,我得回去漱洗更衣。”他拂开她颊边的发。

 “嗯。”她有些慢半拍地应道。

 他笑,看得出她仍是想睡的。

 “还早,你再睡一下。”他说。

 “嗯。”她点头应道,双眼阁上两秒却又睁了开来,慵懒地坐起身,将被单夹在腋下,伸手窃他系好领带。

 “不错。怎么学会打领带的?”他带笑看她系好领带后问道。

 “我过好几个男朋友。我男朋友都喜欢我帮他们打领带,所以就教我了。”她说。

 他的表情僵在脸上,瞪着她。

 她笑了出来,轻豚他的

 “高中制服要打领带,打了三年的领带,当然会了。”

 他在她的右肩上咬了一口,而后将她揽入怀,紧紧地拥着,几乎教她透不过气来。

 她推着他,好不容易他放松力道,她轻撞他,一边悴道:“野蛮,这么爱咬人。”这会儿她的双肩上都留有他的齿痕了。

 他也不反驳,舒服地拥着她,动也不想动一下。

 “你该回去了。”她说。

 “嗯。”他应着,仍是没有动作。

 反正时间是他的,他不急,她也不再催促他。

 被他拥着的感觉很好,她放任自己的眼皮愈来愈沉,蒙陇之中,耳边突然传来他的声言:“排一个是期的休假,我们出国去玩。”

 “我的年假休完了。”因为些许的睡意,她说得有些含糊。

 “无所谓,特休,老板准假。”

 顿了两秒钟,他的话进入她的意识之中,她条地推开他,睁眼瞪着。

 “怎么?”他被瞪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没回答,一脸不高兴地白了他一眼,躺回忱头上,闭眼不再看他。

 “你闹什么瞥扭?”他伏在她身上问道。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总算睁开眼。

 “你那样说好像我是靠出卖相讨生活的女人。”

 他怔了一下。

 “你真爱胡思想,我没那个意思。”

 “听起来就是那种感觉。陪老板睡觉,所以特休,老板准假。”

 “你很无聊。我说了没那个意思的。”他也有些火。

 她不再与他争辩,道:“你该回去了。”又闭上了眼。

 “不要。”他赌气地闷声应道,张臂揽着她,似乎摆明与她耗上了。

 僵持不到一分钟,她笑了出来,睁开眼看他。

 “你怎么像个小孩,幼稚。”

 他的气还没消,又被她说幼稚,瞪着她,不发一语。

 “别气了,再不回去你真的要迟到了。”她轻推着他的肩。

 “我没那个意思。”他仍固执地绕回先前争执的话题。

 “我知道。”微微敛去笑容,她的指尖在他脸上游走。“可是我还是不喜欢。”

 想了一下,她又说:“我们把角色厘清。于公,我们是上司与下属。可是私下相处的时候,不提这个好不好?”

 看了她一会儿,他同意地点头。“嗯。”抓住-的指头轻咬,他又笑道:“我知道,你说过的,在上,只有男人与女人之分嘛。”

 她也笑了,回手轻拥他一下。

 “快走,你真的会来不及。”

 “好,我要走了。”他说,却仍是赖在她身上不肯起来。在她上吻了一下,他又问:“度假的事,怎么愫?”

 “说了没有年假了嘛。”她轻扯他额际的发。

 他失望之惰溢于言表,顿了一下才站起身。

 “好吧,那就算了。我走了,拜拜。”

 突然发现自己不爱看他失望的样子。望着他的背影,她有些迟疑地开口:“要不然,不要出国,我们就在国内玩。”

 他条地回过身看她。

 她坐起身。“我的年假休完了,今年恐怕没机会出国了。就安排国内旅游,好不好?”

 他缓缓出笑容。

 “好,我再打电话给你。”

 “嗯。”

 达成协议,他开心地离去。而她,就这样坐着望着他离去的那扇门呆坐了许久,脸上不自觉地带着幸福的傻笑。  m.mMzzXs.Com
上章 性爱测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