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真爱今生报到 下章
第九章
 “他…”要成亲了?”她不可置信地呆望着面前的丫鬟珠儿。

 “是。”珠儿怯怯地垂着头,不敢抬眼望向她。“今儿个,就是大喜日子。”

 她虚软地跌坐在上。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只镯子就如同我的心,我将它交给了你,也将它套住了你,永远、永远…”

 “我爱你,不能没有你。倘我负你,我绝对要魂丧魄俎。我只有你,我也只要你,断不可能负你。今生、来生、永远,只有你…”

 他承诺的话语犹言在耳,可如今,他要成亲了,与他拜堂的,不是她。

 “你下去吧,我累了。”她轻道。

 “小姐…”

 “下去。”珠儿不敢违逆,衔命而去,却仍是迟疑地。

 频频回首,珠儿看到了金光一闪,那是…匕首。

 珠儿一惊,连忙回身,却只能眼睁地看着利刃抹上她的颈子。

 “小姐,是珠儿不好,都是珠儿的错。”珠儿哭着,跪在她的跟前。“贝勒爷没有要成亲。珠儿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是福贝勒要珠儿将小姐的亵衣交给他,贝勒爷以为小姐与福贝勒有暧昧才会让小姐迁到这别院,贝勒爷他──啊!”

 珠儿被一脚踹倒在地,痛呼一声,看清来者她忘了痛,瑟缩惊惧不已。

 “原来都是你这个狗奴才!”他暴怒地吼着。

 门外的他未将珠儿的话听全,却也已明白了事实真相。可他没有费力去整治那个背主的奴才,他的目光、他的心思,全都教上那个瘦弱苍白、血不止的她给夺了去。

 “玉娘、玉娘!”他心痛地喊着,轻柔地将她拥入怀中。“去请大夫,快去!”回过头,他对仍在地上低啜着的珠儿吼道。

 “‘永远’…好…短暂…”她抬手抚着他的颊,吃力而破碎地说着。

 “不,不!”他将她紧紧拥着,慌乱地喊着。“玉娘,大夫马上就来了,他马上就来了。”

 她摇着头。望及他身后,她倏地一僵瞠直了眼,甚至来不及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锋利的剑刺向、穿透他的心…与她的…

 “大夫永远都不会来了。”他身后的人狞地笑着。“家产爵位都是我的!凭什么因为你是长兄就都由你继承?不!我的!都是我的!哈哈…你死了,再没人与我争了!”

 身后传来的恶言,他恍若未闻;直绞心肺的痛地也全不在意。他只是定定地看着怀中的她。

 “我没有负你,我没有…”你是我的,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你都是我的…”

 ☆☆☆

 双臂环住曲起的膝头,韩书-整个人缩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中,出神地望着窗外。

 邻家太太买菜回来了,那么,现在该是十点多了吧?那位太太有着非常规律的生活。

 可是现在时间之于她,似乎没有太多的意义。不用开会、不用到公司报到、不用与客户应酬…生活只剩下吃饭与睡觉,倒也悠闲自在。只是这分惬意的代价似乎太高了些。

 拜那份小报之赐,她现下的知名度不比她那当导演的父亲低。就连国外的狗仔队都紧追着她不放。记者要挖她的消息,第一个便想到往她的公司去,每不停的电话与跟监,就连同事都被扰得不得安宁。所以,她只能办停职。可她不只班上不得,连家里也待不得了。到公司扑了空之后,那些记者第二个目标便锁定她的住处,而且更为积极──也许可以顺便挖出韩鸣弦导演夫妇的小道八挂,何乐而不为呢?

 还好,杨美丽偷天换地让她住进了她家里郊区的别墅。

 杨美丽与她不合是众所皆知的事,即使误会化解,她们也不曾刻意在人前表现友好。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她竟然窝在死对头家的别墅里。就连公司同事也不知道。

 所有的人都想尽办法找出她的下落,唯独那个不断扰她清梦、强势独断说着爱她的男人不曾打探过她的消息──甚至就连石幼芳想传递讯息都吃了闭门羹,说是徐杰希已不住在那儿。

 爱她呵?信誓旦旦如他,也敌不过媒体记者的压力,逃之夭夭了吧?谈什么承诺,谈什么爱情呢?

 她的眉心一紧,像驼鸟一般将头埋进了双臂之间,希冀如此就能忘却一切,就能避开一切的纷纷扰扰。

 “书。”

 她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门边的石幼芳与杨美丽。“怎么?你们今天不用上班吗?”

 “我…”杨美丽苦思良久之后才迟疑而小心地问道:“你没看电视吗?”

 韩书-有些疑惑地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

 “那…发生了什么事,你也都不知道了?”杨美丽紧揪着石幼芳的衣袖,见韩书-再次摇头之后,她的嘴张合了数次,终是转过头去看向石幼芳以眼神求援。

 石幼芳一把拍开她的手,有些迁怒地白了她一眼。

 “真是的!平时叽叽喳喳的,真的要你说正经事你又没那个胆。”发之后她也不让杨美丽再开口,直截了当地对韩书-道:“有人要杀J。C。,他好像中弹受了伤。现在下落不明。”

 “你说话不会修饰一下吗?”杨美丽还她一个卫生眼,没好气地说。

 “说话简单扼要就好,修饰什么?拐弯没角的谁听得懂──”

 “他受伤了?”韩书-眼神空地望着她们。

 这个星期以来,她总作着相同的事。

 梦境鲜活,她眼前似乎又闪过了利刃的光影,闪过鲜血迸发的景象,闪过他角带血微笑地对她相约来生,许诺永远…

 而她们说,他受伤了…

 石幼芳瞪了她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吧?”

 “他受伤了…”韩书-的手紧抵着心口,茫然地喃着。

 “嗯,就是我们到古董店去的那天晚上。”

 等了半晌不见她再开口,杨美丽以为她等着下文,只得又开口道:“详细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报上说,有人放话要J。C。的命,就为了让手中J。C。的画更值钱。不过,他下落不明,目前情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韩书-动着双,可大半天,却不见她吐出半个字。

 石幼芳忧心之余忍不住恼火地踩了杨美丽一脚。“都是你,说什么我说话太直,你废话这么多做什么?什么叫有人放话要J。C。的命?你白痴呀你?”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

 “我要去找他。”她突地道,没理会她们俩,站起身就要朝外走去。

 石幼芳即时将她拉了回来。

 “外面到处都是记者,你上哪儿去找他?媒体刚披他受伤的消息,到时候免不了又要把你给扯进去,你现在出去,不是自找麻烦吗?”

 她摇着头。“不,我要去──”

 “新闻也说了,他目前行踪成,你能上哪儿去找他?他不会有事的,你好好照顾你自己。我答应过伯母的,你别为难我,好不好?”石幼芳心急地摇晃着她。

 近乎茫然地望着石幼芳,她沉默了许久,终是疲累地合上双眼点了点头。

 ☆☆☆

 她还是去找他了。

 韩书-明白石幼芳无论如何不会让她暴在狗仔队的追猎之下,她知道石幼芳是为她好,可是她受不了心头的迫。所以她选择了她们都不在的时候离开了那栋别墅。

 “你来了。”古董店老板看见韩书-便堆满了笑与她招呼,好似他早料到她今的造访。

 不过韩书-没有太多时间去讶异,她的心思全都在想见徐杰希一事之上。没有寒暄,没有客套,她焦急而直接地问道:“请问徐杰──”

 “他在,他在。”不待她问完,老板又呵呵笑道。

 他才说完,徐杰伦便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到韩书-地也是未见丝毫的讶异。只道:

 “他在里面,进来吧。”说完便回身走去,也不理她是否跟上自己的脚步。而她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即跟了上去。

 他来到了一扇门前,便一把将门推了开来。

 房中的徐杰希噙着笑回过头,可见到了他身后的韩书-时,徐杰希脸上的笑倏然敛去,换上了气恼的神情。

 “该死的!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他低声咆哮着,一个大步跨到韩书-的面前。

 她怎么也想不到他见着自己头一句说的竟是这话,一时之间只能错愕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他好得很,毫发未伤,并且,一点也不乐意见到她。她知道自己该离开,可她双脚却有如生了一般,无法移动半分,她甚至无法调离视线,任凭自己的目光与他胶着着。

 是徐希杰先将目光调开。

 “你!你带她来做什么?”他的怒气转向了他弟弟。

 他的吼声令她拉回神识。

 够了。不想再让自己更难堪,韩书-拔脚就想离去,却让徐杰伦拦了下来。

 他大掌一堆,将她送入了房内。

 “你们好好谈谈吧。”说完,他便将门掩上。

 房内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就连呼吸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他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她,但他的眼中闪着难以捉摸的情绪。

 她读不出他的想法,不过她不用费心去想他猜得到──他方才的话已经明白地昭示了,他根本不想见到她。

 好半晌,她终于捺不住地先开了口:“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很抱歉打扰了你…”她的目光定在他身后的柜子,直了背脊,故作世故徒然地想挽回一些自尊,只可惜她轻颤的语调了她的底。“我…很抱歉。”

 到最后她几乎是仓皇地说着,转身便想开门离去。可在她的手触及门把之前,他便先一步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

 他的体温与气息团团地包覆着她,她几乎要摊软在他怀中。可是她随即又想起他方才恶狠狠的咆哮模样。

 她屈起双臂想挣开他,可她的推拒却是让他更将她往怀里带。

 “放开我。”她低声喊着,在他显然不愿放开自己之后,她开始使力地挣扎。

 “别动。”她的挣扎扯动了他的伤口,他拧眉道。可她恍若未闻,他只得再次咬牙低吼:“该死的!我叫你别再挣扎了。”

 他的吼声令她冷静了下来。停止了挣扎,她僵直地站着。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脸埋进她的发中,嗅着他渴盼多的馨香。

 许久之后她才幽然开口:“为什么?既然不愿见我,为什么不让我走?”

 他叹了一声,将脸埋入她的发中。“我好想你。”

 他的话令她悸动,可是她不断在心中命令着自己不许有任何的情绪与反应。

 之前他一再一再地迫她面对两人之间的情感,在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自己也对他承认自己的感觉,他却一把将她推开。

 所以她不要对他的话再有任何的期盼,毕竟没有希望,也就不会有失望。

 “我好想你。”他合眼轻喃着。“我的思绪全被你占满了,天知道我多想见你、多想抱你、多想吻你,你怎么能以为我不愿意见你呢?”

 “你表现的就是那样。”她近乎指控地低声说道:“你躲着我,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之后,你没有一句安慰,没有一句思念的话语,你有的只是嫌恶…”

 他没有急着解释,只是转过她的身,让她面对着自己。细细地审视她的眉眼,而后,轻轻地吻住了她。

 她直觉地避开了这个吻,张嘴问出心中的问题。

 “嘘。”他摇头。“别说话,让我吻你。这几天,我想的都是你。”他再次贴住了她的

 在他好不容易抬起头来,带着满意的笑容,他轻抚着她的发。考虑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听说了?”

 她一顿,目光检视着他,口中同时急问道:“你真的受伤了?那个报导是真的?”

 “嗯。”他捧起她的颇让她将视线定在他脸上。“别担心,我很好,伤口没什么大碍。除了想你却见不到你,我一切都很好。”

 虽然亲眼见到了他,得到了他的保证,可是想起她所看到的报导,她仍是忍不住靶到心悸。

 她将脸埋入他的怀中,入他的气息,听着他的心跳,告诉自己,他没事。

 过了许久,埋在他怀中。她才闷声问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有人要袭击你?你与人结怨了吗?那些说要你死的谣言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没有与人结仇。或许就如你所听到的,那些人只是搜购我的画的人。他们的目的只是要J。C。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为什么?”她更不明白了。她疑惑地抬起头来。“他们要买你的画,为什么又要致你于死地?现在的你如中天还能创作出许多东西。一旦你死了,J。C。就无法再作画,他们又如何买你的画呢?”

 “不能买,但是他们可以卖,以更高的价钱。”他冷冷地扯着。“梵谷、莫内、毕卡索,这些人死了之后,画不是比他们在世之后更值钱吗?更何况如你所说,现在的我如中天。如果再加上如此戏剧的结束生命,你想,届时我的画将会增值几倍?”他有些嘲弄地说着。

 她不喜欢他嘲弄的语气,更不喜欢她所听到的。

 像是害怕失去他,她突然紧紧地拥着他。

 他沉默着,过了许久才轻叹一声,道:“我让杰伦送你回去。”

 她倏地抬起头来。“为什么?”

 他摇了摇头。“听话,你回家去。”

 “为什么?”她坚持她问道。

 “不为什么,总之你──”

 她倔强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地在他的沿生了下来。

 “你回家去!”她的反应令他不急躁地吼道。看到她的表情,他烦躁地拧起了眉头,伸手扒着短短的头发,他也坐了下来。“听话,你回家去,好不好?”

 “不好,除非你给我一个理由。我好不容易见着你了,结果你一见面就是怒吼,现在又要赶我走。除非你能说服我,否则我走,就绝对不会再回头。”

 他锁着眉,静静地看了她许久才道:“那些人说要我的小命,他们是认真的。至少我挨的是真实弹。我不知道他们下一次找上我会是什么时候,我不能让你和我在一起冒这个险。”

 她也安静地盯着他。

 “为什么?你千里迢迢的从英国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我吗?你说要找答案,你找到了吗?在我愿意陪你一块儿寻找答案之后,你怎么能够就这样放弃了?”她的语气出奇地平静。

 “我没有要放弃,我找到了,你就是我要的答案──”

 “你找到了,所以呢?你可以放心地走了?放心地留下我一个人?可是我没有啊,我没有找到我要的答案呀。是你要我去面对的,现在你怎么能一走了之?”

 “我没有一走了之──”

 “你有!你有!你现在就打算这么做!”嚷着,她扑向他的怀里。“不要赶我走,不要离开,你在梦里对我说过,你不会离开,这次不会了,你记得吗?你说过的。”

 她的话令他心头一颤。是的,他记得。

 “我不走。”她再次摇头。

 他垂眼看着怀中的她。闲了闭眼,轻叹一声,他认输了。  M.MmzZxS.cOM
上章 真爱今生报到 下章